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一二九章 方阵初显!
    斯福尔扎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姓氏,曾经有人说凡是拥有这个姓氏的人,天生就有一颗当背叛者的灵魂。【】

    不论这种说法是否太有侮辱性,但是这个家族的发家史的确是由太多的阴谋和背叛编制而成的,而且让很多人会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家族似乎从来不把从他人那里公开夺取权力当成什么应该谴责的事情,相反这个家族自始至终都秉承着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淘汰法则,夺取权力不过是这个法则中比较激烈的一部分而已。

    康斯坦丁猜到过会遇到麻烦,当阿皮奥山上出人意料的响起炮声时,当时震惊之余反而趁机摆脱了与威尼斯人僵持对峙的康斯坦丁几乎没有等对方反应过来就首先发起了进攻,瑞士人倔强执拗的性格在当时瞬间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量,威尼斯人甚至来不及组织起防御就被一群不停发出嚎叫的瑞士山地佣兵杀得丢盔卸甲狼狈不堪的。

    只是让康斯坦丁有些遗憾的是那个有着醒目的鲜红帽缨的威尼斯人却逃掉了,他看得出来那个人应该不是个普通的军官,只是康斯坦丁在关键时刻还能保持一点冷静的提醒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他放弃了难得的可以对威尼斯人痛快屠杀的机会,带着他的瑞士军队迅速绕过阿皮奥山,准备向法国人靠拢。

    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会那么容易就冲进了双方对峙的空隙当中,甚至当他不得不命令瑞士长矛兵拉开原本就不那么紧密的队形时,依旧看到在自己队伍的两边暴露出来的大片大片的空地。

    不过开始康斯坦丁并不担心,虽然联军看似气势汹汹,但是他却知道他们有些人之间的仇恨甚至比对法国人还深,所以他认为自己只需要小心些还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直到看到斯福尔扎的鹰蛇旗出现。

    见到远远驰来的队伍,康斯坦丁回头向罗卡迪帕斯山上看了看,从这里可以隐约看到戴安娜神庙的一角,还有就是神庙前的山坡上那些正排列得十分紧密的法国骑士。

    依旧没有看到夏尔仑的身影,但是康斯坦丁倒是并不太担心了,毕竟以夏尔仑的身份如果出了什么事不可能还没有个消息,而到现在为之,不论法军还是联军看上去都还算正常,没有出现太多的骚乱。

    只是斯福尔扎家人的出现,让康斯坦丁有些担忧起来了,这是因为他知道斯福尔扎家与萨伏依的关系不但说不上融洽甚至多有龌龊,而夏尔仑恰恰是萨伏依的贵族。

    康斯坦丁用力握了握长矛,这柄长矛让他觉得不是很顺手,不过看着已经接近斯福尔扎的军队,他也不顾上这些了。

    当看到一颗几乎被浓密的浅黄色须发完全笼罩的脑袋时,康斯坦丁稍微一想不由嘴角略微翘了下,虽然这个不经意的动作并不引人注意,但是他还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怒意。

    “如果我是你现在就要先为自己的处境发愁,而不是傻笑。”斯福尔扎家的骑士用力拽住战马,他越过康斯坦丁人的头顶向山上看去,看到停在半山坡上的法国人,骑士向上微微举起了手,随着他这个手势,他身后的骑兵纷纷抬起长矛,锋利的矛尖指向康斯坦丁的队伍。

    瑞士人当中引起了一阵短暂的骚动,毕竟被拉长的稀疏队形几乎没有什么防御能力,对方骑兵只需要奋力一冲就完全可以把他们彻底冲垮,但是骚动很快就停息下来,随着一声声吆喝从队伍中不同的地方响起,分别被各自小队长带领的瑞士士兵侧身平持,一排虽然看着稀疏但依旧令人生畏的绵延矛墙竖立起来。

    “罗维雷家要完全投向法国人吗?”骑士大声问,他被浓密胡须覆盖的嘴巴不住动着,浅黄色眉毛下的眼睛紧紧注视着康斯坦丁。

    “罗维雷家只忠于上帝,但是希望我们的朋友不要遭遇危险,”康斯坦丁看着对方,他认识这个人,只是不知道居然是这个人在指挥对罗马法国人的围攻“萨伏依的德·夏尔仑是我们共同的朋友,所以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威胁到他。”

    “可他不是我的朋友,”斯福尔扎的骑士把举着的手微微向前伸出,听到身后的骑兵马蹄发出的踏步声,他脸上的胡须轻轻颤动,脸上似乎露出了笑容“如果你不愿意让开,我可以让我的人帮你做出决定。”

    康斯坦丁并没有畏惧,他同样举起手臂,当眼神向旁边微瞥看到两端的长矛兵脚下稳健的侧身迈步,他点点头:“那就见分晓吧,弗兰西斯科·马里亚·斯福尔扎,如果你愿意向你的父亲承担这一切,那么米兰将会因为你的行为遭受来自热那亚的怒火。”

    被称为弗兰西斯科·马里亚·斯福尔扎的骑士的手微微一顿,他的眼神紧盯着康斯坦丁,似乎要从他脸上看出这些话里究竟有多少是在虚张声势。

    双方的士兵在缓缓的相互逼近,米兰人已经开始变得焦躁起来了,速度和冲击才是骑兵发挥威力的关键,但是现在热那亚人的步步紧逼却在不停的缩短双方的距离,这让米兰人觉得要想让战马奔跑起来变得越来越困难了。

    弗兰西斯科·马里亚·斯福尔扎的心在剧烈跳动,他不知道对面的康斯坦丁是否也和他一样,但这时的他心里却是愤怒的。

    因为他很清楚,来自热那亚的怒火,这不是随便说说,而是的确必须要正视的威胁。

    弗兰西斯科·马里亚·斯福尔很清楚罗维雷家对热那亚的影响究竟有多大,在那个宣称是共和国而从没有贵族的城邦国家里,罗维雷家却是其中最大的贵族。

    他们拥有规模最大的商会和船队,同时依仗罗维雷家历代在教会里的巨大影响,拥有着足以能控制整个城邦的军队。

    现在自己真的要选择是否面临来自热那亚的怒火也要与对方交战吗?

    或者法国人正希望这样?

    斯福尔扎家的骑士再次向山顶上的法军望去,他看到的是法国人正蓄势待发。

    弗兰西斯科·马里亚·斯福尔觉得自己不怕那些法国人,他已经占据上风了,不但切断了法国人退往罗马的道路,甚至已经隐隐把他们包围了起来,只要再稍微稳健一些,这些法国人就不可能从他手里逃掉。

    “萨伏依的德·夏尔仑?”弗兰西斯科·马里亚·斯福尔点点头“我明白了,如果他自己愿意离开我不会阻止,但是其他的法国人是不可能逃掉的,事实上我随时可以把他们彻底击败,所以你要做什么就快点,我可以给你直到日落的时间,”他抬头看看天空,随后加重了声调“然后我就会发起进攻,如果到那时候你的人还没有离开战场,那么你就向上帝祈祷平安吧。”

    康斯坦丁慢慢放下了手里的长枪,他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然后他默默点头,看着正缓慢向后退去的斯福尔扎的军队,直到看不清他们的面容,他才略显艰难的吐出口气。

    回头看看天空又望向山顶,他又皱起了眉,他的时间不多,需要尽快说服那个固执的法国人。

    这时候的亚历山大正在逃跑。

    阿皮奥山上的爆炸不但让冲上山顶的联军骑兵伤亡不小,最重要的是不但炸没了所有火药,联军仅有的那些火炮也在连续的激烈爆炸中几乎被毁坏殆尽。

    至少那些重炮的垒座因为爆炸的震动已经破烂不堪在再也无法支撑炮身,而稍小些的火炮干脆被炸得东倒西歪,有些已经被彻底损坏。

    亚历山大当然不知道他具体究竟毁坏了联军多少火炮,但是他很清楚的明白他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让别人彻底恨上了他。

    所以在从阿皮奥山上下来后,他没有急着和康斯坦丁会合,而是试图迅速脱离后面的追兵。

    虽然被炸得措手不及,甚至连队长都在混乱中战死,仇恨却让那支联军重骑兵彻底恨上了让他们陷入如此境地的亚历山大和他的阿格里人。

    终于从被炸的一片焦土的树林里挣扎出来的重骑兵们愤怒的喊叫着,看着找到时早已经断气的队长尸体,重新组织起来后的重骑兵不顾一切的向着亚历山大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

    很快,一直频频回头观察的亚历山大就看到了身后远处升起的浓浓的烟尘,那烟尘看上去是那么浓重,他知道那绝不是猎卫兵们引起来的。

    亚历山大不住回头看向后面,当他看清那差不多连成一线,散乱却顽固的紧跟上来的大片向四周飘散的尘埃后,他已经可以确定那是只有重骑兵前进时才会出现的景象。

    “快点,我们离开这里!”

    亚历山大额头有些出汗了。

    除了波西米亚人和猎卫兵,阿格里人都是长矛手和火枪兵。

    步兵是不可能跑过骑兵的,哪怕是穿着重甲,并不能长途奔袭的重骑兵。

    “大人,我们跑不过他们!”

    一个阿格里人有点绝望的叫了声。

    之前为了牵制联军步兵,所有的波西米亚人和猎卫兵都已经派了出去,现在如果敌人来袭,能够抵抗他们的,就只有这些长毛手和火枪兵了。

    “找一处有障碍的地方,列阵!”

    亚历山大终于发出了命令,同时他迅速四下观察,当看到不远处缓坡上一片崎岖绵延的矮树丛后,他立刻命令队伍调转方向,向着那片因为是冬天,看上去光秃秃的树杈显得有些狰狞的矮树丛前进。

    “卡罗,现在都看你的了,一定要多争取点时间。”

    亚历山大心里暗暗说。

    卡罗现在的处境并不很好,当发现那些重骑兵居然发疯似的追着亚历山大后面之后,原本正准备和亚历山大汇合的卡罗只好带着猎卫兵紧跟在敌人附近,试图用不停的骚扰阻止他们的追击。

    但是轻骑兵虽然灵活敏捷,可如果直接与重骑兵抗衡就完全处于下风。

    卡罗带着猎卫兵不停的骚扰着那些重骑兵,他们在距离很近的地方向那些重骑兵射击,或者由波西米亚人迅速接近挥起马刀疾掠砍杀。

    重骑兵被激怒了,他们厚实的盔甲抵挡住了大部分火枪的袭击,即便是波西米亚人也没有能对他们的造成太大威胁,但是他们的确被迫不得不时而停下来对付那些讨厌的轻骑兵。

    一小队重骑兵开始向侧旁移动,他们远远的面对卡罗的人排列开来,当一名小骑士发出命令后,这些重骑兵向着他们发动了进攻。

    面对如一群疯狂野牛般冲来的敌人,卡罗不得不下令后退,他知道自己的人绝对无法正面和重骑兵对抗,看着借此机会正继续追赶亚历山大的重骑兵,卡罗的额头上冒出了汗水。

    矮树林的后面,小队长督促着紧张的火枪兵以一丛丛矮树林为屏障,握着火枪和长矛紧盯着远处正在不停逼近的那蒸腾起来的烟尘。

    “你们是阿格里最好的猎人!”亚历山大沿着矮树林催马向前“只要守住阵型你们就不会失败,我知道你们很累,可那些重骑兵比我们还要累,因为卡罗一直带着猎卫兵在骚扰他们,他们跑了一路,现在又要面对你们的火枪,所以不要害怕,因为很快害怕的就是他们了!”

    “大人,我不是猎人,我之前是个养猪的,”一个半蹲的长矛兵略显胆怯的说“那些重骑兵会把我们都杀光的,他们太可怕了。”

    “那就闭上眼睛不要看他们,”亚历山大在那个长矛兵身前停下来“既然你养猪那么你杀过猪吗,”不等那个士兵回答,亚历山大继续说“你只要把他们当成一群你之前养过的猪就可以了,不一样的地方就是猪不穿铠甲。”

    附近的阿格里人霎时被亚历山大的话逗笑,而亚历山大却肯定的摇摇头。

    “不要笑,我是在告诉你们事实,”他回头看上已经逐渐逼近的浓烟,从烟尘中已经可以看到隐约闪烁的影子“看看你们身后的那片开阔地,如果我们继续逃跑唯一的结果就是被追上,然后被他们们随便杀光,可只要留在这儿,就是我们屠杀他们的时候,他们追了一路他们的马已经快没有力气了,记住你们的训练,记住保护你们身边的同伴,还有记住就在刚才你们已经狠狠教训过他们,只要坚持你们就可以活下来!”

    亚历山大的话让阿格列人不由纷纷看向身边,在参差林立的长矛中间,是之前已经在阿皮奥山上展现过威力的火枪兵,而他们的前面,是一片虽然低矮却面积很广,因为冬天的干裂气候看上去显得狰狞嶙峋的矮树林。

    “他们冲不过来,我们能活下来。”一个火枪兵用沾满火药的手猛擦了擦脸上的汗水。

    “对,只要守住树林我们就能活下来。”

    “还有卡罗和波西米亚人呢,他们不会不管我们!”

    阿格列人从之前的恐惧变得激动起来,就如亚历山大说的那样,身后的那片开阔地让他们看到了更大的危险,想到之前他们看到重骑兵向山坡上冲击时的可怕情景,他们就不禁为在开阔地上可能面临的屠杀感到恐惧。

    而他们也明白,之前在阿皮奥山上的袭击让敌人有多么痛恨他们,只要想想一旦被对方击败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阿格里人就知道他们已经没有了退路。

    “列阵!列阵!”

    此起彼伏的喊声从矮树林后面响起,阿格里人紧紧的相互贴靠在一起,长矛恶狠狠的排列向前,指向枝杈嶙峋的矮树林,而一排火枪夹杂在林立的长矛缝隙间,高低不齐黑洞洞的枪口透过长矛兵的空隙,对准了前方。

    烟尘中一片片隐隐闪烁着盔甲反光的身影已经越来越近,地面上的砂砾因为重骑兵的冲击在轻轻跳动。

    看着眼前已经冲到矮树林前不远的骑兵,亚历山大高高的举起了手臂!

    随着一声号角,片片火光闪烁,枪声雷鸣!

    阿格里方阵,亚历山大的第一次发出了怒吼!(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http://www.slkxs.com/0_181/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