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八十二章 资本的力量
    中午的时候,夏桑从小祈祷室里走了出来,她的脸上还挂着丝隐约的悲伤,与她身上的深色衣裙搭配起来,更像是个刚刚失去了丈夫的寡妇。

    其实很多人都在背地里说,她的确是在为一个男人服丧,因为从某些方面说,乔瓦尼实际上比杰弗里更像她的丈夫。

    乔瓦尼的死让夏桑很痛苦,所以从那天开始她就脱下了华丽的衣服摘掉了珠宝,换上一身黑色衣裙,为心目中那个比丈夫更重要的男人守丧。

    她这个举动当然让杰弗里很不高兴,只不过虽然是个熊孩子,但杰弗里多少还知道有些事不能太过分。

    他知道父亲其实并不喜欢他,这固然和他那不太喜欢的性格举止有关,真正重要原因还是亚历山大六世怀疑他不是自己的亲生子。

    这就让杰弗里的身份处境显得很尴尬了。

    与夏桑的婚姻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实际好处,尽管颇为丰富的陪嫁让他多了块很大的领地,但是杰弗里依旧对于妻子和乔瓦尼的关系深恶痛绝。

    特别是在乔瓦尼死后,夏桑穿上如同丧服一样的衣服,这让杰弗里更是怒火中烧。

    所以杰弗里拒绝与夏桑一起出入任何公开场合,虽然因此多少听说了些更不好的,譬如妻子与那个贡萨洛之间的流言,但是熊孩子还是固执己见。

    夏桑的确很伤心,她觉得自从乔瓦尼死了之后自己的生活就变得灰蒙蒙的了。

    尽管很明白乔瓦尼与她之间更多的只是男女贪欢的欲望,但是即使这样夏桑依旧难以忘记那个让她一度着迷的男人。

    她觉得如今的自己很孤独,在罗马这座城市找不到一个能说得上话来的朋友,原本多少处得还不错的卢克雷齐娅如今也不在罗马,而且让她恼火的是,那个贡布雷还破坏了她大姑子与她哥哥联姻的好事。

    夏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向前漫无目的的走着,她这段时间一直显得这么懒散,甚至连那些有趣的宴会也不想参加了。

    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夏桑面前,这让她吓了一跳,随后她才看清这个人是茱莉亚·法尔内。

    对她公公的的这个情妇,夏桑说不出什么好感可也没有恶感,唯一让她比较在意的是茱莉亚·法尔内似乎并不赞成卢克雷齐娅与那个贡布雷在一起,这让夏桑对她的这种态度就觉得颇为满意。

    茱莉亚显然是有事来找夏桑的,在说了几句闲话后,茱莉亚忽然起了卢克雷齐娅。

    “我们得让她回来,”茱莉亚用很强硬的腔调说“我们不能看着卢克雷齐娅毁了自己,她和那个贡布雷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凯撒不会同意,教皇也不会。”

    对茱莉亚这个说法,夏桑是绝对支持的,只要想想还没来得及订婚,哥哥就因为那个贡布雷丢尽了人,夏桑在心里就不止一次的诅咒上帝惩罚那个可恶的那不勒斯人。

    因为这件事,夏桑甚至连那不勒斯伯爵莫迪洛也恨上了,她相信那个贡布雷敢这么大胆的无视那不勒斯王室,就是因为受到了他那个大权在握的舅舅唆使。

    所以夏桑给那不勒斯国王腓特烈写了封信,希望这位叔叔能警告莫迪洛,要他约束他那个讨厌的外甥。

    但是那封信显然并没有起什么作用,卢克雷齐娅依然没有回来,而她的哥哥阿方索派来确定订婚日期的使者却已经到了罗马。

    这让夏桑难免有些焦急,所以现在一听到茱莉亚的话,夏桑不由觉得找到了个难得的盟友。

    “那么你哥哥什么时候能来罗马?”茱莉亚又略显关心的说,然后她看看四周,在遣开了仆人侍女之后,茱莉亚低声说“我要提醒你,卢克雷齐娅是个很天真,但是也很固执的人,她如果爱上一个人会不顾一切的,以前她和乔瓦尼·斯福尔扎并不合得来,这就意味着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遇到过一个真正能让她爱上的男人,所以我觉得比利谢利公爵应该尽快到罗马来,否则在那个贡布雷身边时间长了,只会让卢克雷齐娅越陷越深,这是很不利的。”

    茱莉亚的话让夏桑不禁点头,她知道茱莉亚说的很对,对于卢克雷齐娅的倔强她也是有所体会的。

    特别是在对待那个贡布雷的态度上,夏桑感觉哥哥的处境显然有些糟糕。

    不过夏桑倒是并不很着急,她对自己的哥哥有信心,只要想想阿方索那英俊的相貌和足以迷倒万千女人的风度,夏桑相信只要卢克雷齐娅见了他,就一定也会被他迷上的。

    “你说的对,我得给阿方索写封信,让他尽快到罗马来,”说到这夏桑却停下来有些为难的看着茱莉亚“可现在卢克雷齐娅并不在罗马,你知道如果我哥哥亲自到了罗马参加订婚仪式,可卢克雷齐娅却和个男人在一起,这对阿方索来说就是个耻辱。”

    “那就让卢克雷齐娅回来,”茱莉亚看了眼夏桑“你放心我会想办法的,等有了消息我会告诉你,到那时候你就可以给你哥哥写信了。”

    “上帝,我应该好好感谢你,”夏桑激动的拥抱了下茱莉亚,说起来之前她对茱莉亚的印象一般,甚至多少还有点不是很看得起这个教皇的情妇,但是现在她却觉得整个罗马再也没有比茱莉亚·法尔内更值得结交的了“我等你的好消息,上帝啊,让卢克雷齐娅快点回来吧,这件事实在是让我们大家已经很难堪了。”

    听着夏桑的话,茱莉亚的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撇了撇、

    如果说比利谢利公爵在这件事上的确遭遇了难堪,那么对波吉亚家来说,应该说是耻辱更合适。

    可即便这样,亚历山大六世却并没有暴跳如雷,更没有允许儿子立刻对蒙蒂纳或是亚历山大身处的比萨出兵,这其实已经说明了教皇对这件事其实并不是很在意。

    所以夏桑的话,其实多少有点自作多情。

    至于说教皇对这件事为什么态度暧昧,茱莉亚并不很清楚,可她自己对这事异乎寻常的热心,就不止是纯粹为了好朋友的婚姻幸福着想了。

    和夏桑告辞的茱莉亚并没有回到她常住的波提科宫,而是来到了罗马秩序会议传令官斯科普的家里。

    斯科普和他的伯爵夫人住在位于罗马城东南的西莲山上,这里距罗马市政厅不太远,如果天气好,站在山顶可以容易的看到市政厅附近的那片建筑和街道的影子。

    和另外著名的七丘相比,西莲山上的别墅和宫殿多少显得有些新,这里集中着一些贵族们新建的奢华宫殿,其中以斯科普和他的伯爵夫人居住的门乔宫最为出名,而这座宫殿的设计师,恰好就是正在为亚历山大设计新马力诺宫的伯拉蒙特大师。

    对于茱莉亚的到访,斯科普并没有显出意外,他只是在旁边耐心的等着,直到茱莉亚和她的姑姑伯爵夫人聊了一阵后,他才走过来问是不是能占用茱莉亚一点时间。

    伯爵夫人知道侄女忽然来拜访自己肯定不只是为了串门,于是找了个理由告辞离开。

    “您和我姑姑过的还幸福吗?”得到姑姑离开,茱莉亚·法尔内微笑着问斯科普“说起来我们家族当中真正有出息的不多,不过您是其中最聪明的一个。”

    “这也是为什么要由我来为家族做事的缘故吧,”斯科普无所谓的摇头“我知道你一直希望由你哥哥来做这些事的。”

    听到斯科普的话,茱莉亚脸上神色微暗,可随即摇摇头。

    “不,虽然我曾经对大卫寄予厚望,可我知道他不是那块料,而且他现在已经死了不是吗。”

    “请原谅我又让你伤心了,不过你知道有些事必须看开,”斯科普说着暗暗注意着茱莉亚脸上神色变化,他知道有些事如果不说明白,对大家将来都没好处“你已经准备好见那些人了吗?”

    “我想我准备好了,”茱莉亚喘了口气“不过你觉得我真的可以见他们吗,要知道这些人犯下罪行就是教皇也无法宽恕他们。”

    “可他们现在对我们家族很重要,”斯科普放低了声音“我们不能只依靠你从教皇那里得来的支持,要知道教皇毕竟已经上了年纪,而且他还有儿子。”

    茱莉亚的神色微微变了,她知道斯科普话里的意思。

    虽然很受宠爱,但亚历山大六世毕竟是要为自己的儿子着想,这么一来法尔内家要想从教皇那里得到好处,显然就要困难得多,而且随着亚历山大六世年纪增大,也许自己就会渐渐失去让他着迷的魅力,这不论是对茱莉亚还是对她的家族来说,都显然是很不利。

    必须以家族的未来和利益为重,茱莉亚这么提醒自己。

    斯科普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在他的引领下,茱莉亚穿过走廊来到一个房间门口停下来。

    再次喘息一下,让自己情绪略微平静,茱莉亚暗暗提醒自己,要见的这些人都是些很难缠的家伙,面对他们绝对都打起精神。

    房门打开,几个闻声起立的老头恭敬的看着站在门口同样在打量他们的的茱莉亚。

    “很荣幸能得到您的召见,夫人。”

    一个老头摘下头上软耷耷的呢织扁帽,十根干瘦的手指紧紧捏着帽檐。

    他的样子看上去很恭敬,不过茱莉亚知道那里面应该是有很多伪装,这些人就像一群饿狼,只要有一点机会就会毫不犹豫扑向猎物,然后连骨头都不剩的吃个精光。

    “我已经做你们请求我做的事情,”茱莉亚在离那几个老头稍远的地方坐下来,她觉得离他们近了会很不舒服“现在告诉我你们在做什么,居然敢偷窃三重冠,难道你们不知道那是教皇也无法赦免你们的重罪吗?”

    听着茱莉亚的呵斥,对面的老头脸色平静没有显出一丝惊慌,他浑浊眼睛看着茱莉亚,很小心的说:

    “夫人,我们并没有盗窃三重冠,只是接受了一件抵押物。”

    “那么现在三重冠在哪,我要你们交出来。”

    听到老头并没有否认,茱莉亚的声音不由略微有点急促起来。

    三重冠的意义太重大了,当听说那些犹太人居然得到了这件寓意着整个基督世界权威的珍宝时,就是亚历山大六世都因为意外和羡慕不止一次的发出感叹。

    这也是茱莉亚愿意见这些犹太人的原因,亚历山大六世已经不止一次的向她透露出要那些犹太人交出三重冠的要求,但是自从他们神秘的消失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哪怕是法尔内家的人也没有打听到他们的下落。

    而之前这些犹太人不但忽然找上斯科普,而且还提出了个似乎和他们没什么关系的要求。

    那就是只要茱莉亚能想办法说服夏桑,督促他尽快来罗马,他们就愿意和她见面。

    这个要求对茱莉亚来说完全是可以接受的,虽然很奇怪他们提出这个要求的目的,但是茱莉亚很快就守信做到。

    现在,看着那几个犹太老头,茱莉亚尽量平复着心里的激动,她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我可以向教皇请求赦免你们,”茱莉亚先说了一句,然后又赶紧补充“不过我想你们会被驱除出罗马,不过这对你们来说应该算是件好事,毕竟即便得到赦免,可你们的行为已经激怒了太多的人,总是会有人想要报复你们的。”

    “当然,犹太人永远是一切愤怒的牺牲品,”老头低声自语,然后他抬起头看着茱莉亚“不过夫人,我不能答应您的要求,我们要遵守作为商人的信用,在客户没有明确声明放弃权利之前,我不能把三重冠交给您,这关系到我们的信誉和尊严。”

    “你们的信誉?”茱莉亚愕然的站起来“你们这是一群为了哪怕一个铜板都可以跪下来乞求的犹太人,你觉得我会相信你们有信誉和尊严那种品德吗?”

    犹太老头干瘪的脸上微微抽搐了下,可随即慢慢平静下来。

    犹太人永远是卑贱的,哪怕积攒了巨额财富,可在贵族和教会的眼里也只是一群随时可以被洗劫的钱袋子,他们的原罪不是出于宗教信仰,而是他们拥有的那令人垂涎的巨大财富。

    不过这一次,犹太老头却并没有退缩,他勇敢的抬起头看着茱莉亚。

    “夫人,我想您误会了,我们请求和您见面并非是为了获得赦免,我们只是希望和您做一笔生意,我想请您耐心的听我仔细说一下,相信您听了我们的建议之后一定不会后悔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茱莉亚有点困惑的看着犹太老头,她不知道这些犹太人还有什么筹码能和自己做生意,难道还有什么比三重冠更能说服她的吗?

    要知道只要能把三重冠交给亚历山大六世,那么她就再也不需要为可能会失去教皇的宠爱而担忧,甚至就是凯撒,也要对她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恭敬。

    “夫人,您知道我们之前一直在为法尔内家族在罗马的利益服务,因此您的家族得到了很丰厚的利益……”

    “这个我知道,我很感谢你们之前为法尔内家做的一切,不过的这并不能作为代替三重冠的理由。”

    茱莉亚不耐烦的打断了犹太老头的话,她觉得自己之前也许真的想多了,这些犹太人只是想利用之前与法尔内家的关系乞求,或许还有要挟,但是这些根本就微不足道,即便全罗马的人都知道了他们与法尔内家的关系又如何,只要能找到三重冠,那么法尔内家就是教廷最应该感谢的人。

    “不夫人,我并不是以此请求或要挟,”犹太老头微微站直了身子,这是自从茱莉亚进门后他第一次露出这种满是自信的样子“我要说的是,如果我许诺能让您的家族获得比如今在罗马所得到的利益高出十几倍,或是几十倍甚至是上百倍的利益呢,您是不是愿意接受我们的建议?”

    茱莉亚神色呆呆的看着面前的犹太老头,她的脑袋在嗡嗡发响,心脏因为承受不住这个忽然听到的消息而跳动得让她难受。

    法尔内家在罗马的利益是多大,茱莉亚并不是很清楚,她不是巴伦娣,她对花钱的兴趣远远要大于赚钱,可即便是这样她也知道犹太老头话里的含义。

    如果这个老头没有骗她,那么法尔内家族似乎正面临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而是否抓住这个的机会的选择权,似乎就握在她的手里。

    茱莉亚有点发呆的回头看看斯科普,她始终觉得当初姑姑找这个比她小得多的男人当丈夫应该不止是因为他强壮有力,而是这个人的确很聪明。

    “我觉得可以听听,”斯科普点头表示赞成“他们能给我们什么。”

    看到茱莉亚微微点头,犹太老头终于和几个同伴一起坐了下来。

    “夫人,我们您一定听说过福格尔家族,”老头向茱莉亚一笑“很幸运,我们和这个家族在一些生意上有着不错的交往,而据我们所知,福格尔家族正在酝酿着一个很大的计划,如果这个计划成功,即便是帝国的皇帝也不能忽视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

    茱莉亚错愕的看着犹太老头,她当然知道富格尔家是什么来头,只是她一时间不明白这件事怎么会又牵扯到了那个以财富闻名整个基督世界的家族。

    “事实上,这件事还和那位蒙蒂纳伯爵有关,”犹太老头微微耸了耸肩膀,随即又扔出了的个让茱莉亚目瞪口呆的消息“请不要这么惊讶夫人,我知道您一定奇怪这是怎么回事,毕竟那位伯爵不久前还曾经拼命追捕我们,不过这都不是事儿,要知道任何分歧和矛盾都可以在黄金面前化为乌有,虽然我们还没见过那位伯爵,不过相信福格尔家一定会赞成我们这种观点的。”

    老头说着又微微一笑:“而且就在刚刚,我们还为这位伯爵大人做成了一件事,相信他因为这个也会愿意和我们合作的。”

    “你说的什么事?”茱莉亚忽然警惕起来,她隐隐觉得自己似乎让人家给算计了。

    “夫人,您之前不是刚拜访过夏桑夫人要她催促那位比利谢利公爵尽快来罗马吗,这个要求其实就是蒙蒂纳伯爵提出来的,”老头干瘪的脸上露出个得意的神色“您看,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如果它没起作用,只是因为分量还不够多罢了。”(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http://www.slkxs.com/0_181/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