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九十七章 交锋
    里窝那距罗马大约有60多法里,这里是个渔村,或许和其他地方相比热闹一些,但是做为港口里窝那就显得稍微小了些。

    做为弟勒尼安海东岸得天独厚的天然良港之一,原本应该和比萨一样成为第勒尼安海东海岸一颗璀璨明珠的里窝那,从很早之前就被很多人看好,但是很奇怪的是这里一直以来都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渔村,始终没有人愿意利用这里优越的条件建设建设一座港口。

    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里窝那比较独特的归属权。

    早在1277年,教皇尼古拉斯三世制定了一个比较著名的高级圣职人员的祈祷规则,在那次制定规则当中,当时的里窝那司铎主动请求允许里窝那作为这一规则的试点。

    不论是出于虔诚的心,还是为了拍教皇的马屁,当时里窝那的教会严格按照尼古拉斯三世规定日课规则谨慎行事,其严谨的态度甚至超过了对本尼迪克教规的遵循。

    里窝那教会的这种认真态度自然得到了教皇的大为赞赏,在赐予了里窝那可以自由领取圣餐而只需每年向罗马做形式上的求取的恩典之后,里窝那司铎突然提出了个让所有人,甚至包括教皇都觉得很诧异的要求。

    司铎要求把里窝那直接献给教廷统治,而不是由世俗权力统治。

    这种丝毫不逊与当年丕平献土般的虔诚行为实在是深深打动了尼古拉斯三世,教皇没有犹豫的立刻同意了这个显然对增加教会实力和威望大有好处的恳求。

    在1280年,也就是教皇尼古拉斯三世在位的最后一年,里窝那正式成为了教廷辖地,而就是从那之后,这座原本前景不错的海滨渔村的地位开始变得尴尬起来了。

    从那之后里窝那当地人除了只向教廷缴纳什一税外,就不再需要向任何世俗统治者交税,这在一开始实在是让当地人欣喜若狂,人们赞赏里窝那司铎的睿智,认为他实在是为本地做了件大好事。

    但是很快里窝那人就发现事情似乎不太对劲了,在赋税减少的同时,统治者们似乎彻底放弃了这个地方,没有人再愿意修建港口,也没有人愿意为了当地的安全和福祉操心,除了教廷派来驻守的司铎和后来因为提升教区地位而派驻的主教之外,里窝那固然没有了贵族老爷们的骚扰,可也没有了其他地方蒸蒸日上的那种气氛。

    主教们是同样爱财的,可他们不会为了修建一座港口到处奔波,里窝那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并不远的比萨和更远处的热那亚或是那不勒斯的港口混得风生水起,而他们却始终只是个不起眼的大型渔村。

    不过里窝那也有属于自己的优势,那就是这里是通往或者说是遏制着罗马与比萨之间的要道,如果要从陆地上在这两个地方之间来往,那么里窝那是不可能绕过去的,否则就必须要绕远路,还要经过佛罗伦萨。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人们以为凯撒会向比萨进军时,亚历山大居然主动发起了进攻,而且他的第一个目标,居然就是教廷辖地里窝那。

    这个行动,恰恰死死遏制住了凯撒试图吞并比萨的野心!

    如果凯撒一意孤行,那么他就必须冒着可能会被亚历山大从侧翼截断退路的危险,到那时他将面临的就是被比萨城市和亚历山大前后夹击的窘境。

    凯撒是很想冒险的!

    他坚信只要自己的军队能到达比萨城下,比萨人就会毫不抵抗打开城门,至于那个托姆尼奥,他已经暗中派人和他联系,答应他只要献出城市,就会保证他家族和所有财产的安全。【# 爱奇文学om &#免费】

    一个被当成傀儡的落魄贵族还能有什么勇气和魄力,凯撒相信那个托姆尼奥现在应该正躲在他的宫殿里瑟瑟发抖,所以只要自己的军队抵达比萨就不会遇到任何抵抗的接收这座城市。

    到了那时,真正陷入进退两难困境的就该是亚历山大了。

    只是要完成这个构想,就必须要从的里窝那与一片难以行军通过的丘陵地带之间穿过,那是一片不到2法里宽的小走廊,而如果不从这里经过就要绕过那片丘陵途径佛罗伦萨。

    凯撒不想去招惹佛罗伦萨,因为根据某些还算靠谱的消息,他听说佛罗伦萨的军队在不久前似乎得到了某些来自外部的帮助。

    之前在佛罗伦萨发生的倾销风潮似乎已经慢慢平静了下来,这次风波对佛罗伦萨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人们还不太清楚,但是至少佛罗伦萨的军队似乎在这次风波里得到了些好处。

    一批同样廉价的武器跟着那些倾销大军一起入侵了佛罗伦萨,很显然对商人们来说只要能赚钱,他们并不在乎自己贩卖的是什么。

    所以如今的佛罗伦萨军队在武器装备上倒是比之前相形见肘的窘迫大有改善,这大概也是这场倾销风潮中佛罗伦萨唯一得到的好处。

    正因为这样,凯撒不想去碰萨伏那洛拉那个令人讨厌的家伙,他谨记着他父亲的告诫,要想征服佛罗伦萨,也许并不需要军队。

    只是这么一来,唯一能避开亚历山大的办法也已经失效,至于说从更远的地方直接绕过佛罗伦萨进军比萨,凯撒知道那不但不现实,而且也实在太危险了。

    首先他不可能冒着撕毁与威尼斯人刚刚签署不久的协议,单独带兵进入罗马涅地区,更重要的是即便威尼斯人不追究这件事,可他也无法容忍把自己的后背完全暴露在恰恰位于罗马涅南方的蒙蒂纳的面前。

    如果是那样,凯撒相信亚历山大也许真的可能会有一举吃掉他的野心。

    至于说趁势拿下蒙蒂纳,凯撒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直接略过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他很清楚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不要说是否能顺利攻下那座据说异常坚固的城堡,来自德拉·罗维雷家的愤怒,很可能就会让刚刚平静的罗马变得动荡不安。

    在还没有变成一头能够吃掉一切猎物的狮子之前,凯撒相信当一条狡猾善变的狐狸更能帮助他实现目的。

    所以在几天之后,凯撒欣然领兵直抵里窝那城外。

    站在东部不远处的矮丘上,看着山坡下面那座规模很大的渔村,凯撒从旁边的卡德隆手里拿过酒壶狠狠喝了一口。

    “你们认为他会出来吗?”凯撒问旁边的那些军官。

    “这个说不好,”一个军官仔细打量着看上去很平静的渔村“据说这个贡布雷不是很在乎荣誉,在奥拉尔村的战斗中他几乎一直躲在村子里不肯出来和米兰人决战,后来是依靠热那亚的卡尔吉诺对威尼斯人的进攻才保住了他自己。”

    “如果他肯从村子里出来,我们有把握只需要一个冲锋就能把他的那些农夫彻底击溃,”另一个军官自信满满的说“我打听过,他的那些士兵不是真正的军人,之前那些人就是些农民,除了很少数的一部分接受过训练,很大一批人都还刚刚放下农具没多久。”

    “可他的手下有一批波西米亚骑兵,那些人很彪悍,特别擅长快速突袭。”

    凯撒并没有因为手下们的乐观轻敌,他以前没带过兵,但是却见过乔瓦尼是如何指挥军队的,这也让他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能轻敌。

    “大人,所以我们才要在这里布置阵地,”军官笑着看看四周“这里的地形让他的骑兵根本无法快速的动起来,而一支失去速度的骑兵,几乎就已经意味着被浪费掉了。”

    凯撒满意的点点头,他觉得自己的这些军官还是很让他放心的,之前对波西米亚人那来去如风的深刻印象一直是凯撒对亚历山大最大的顾忌,如今既然连对方的这点优势都能够有效的克制,凯撒相信以自己比对方更多的军队,即便亚历山大疯狂的放弃了对蒙蒂纳的防守把他所有人都带出来,凯撒也有把握狠狠教训一下那个狂妄的那不勒斯人。

    或许我应该在抓住他之后给他脖子上套上绳子,然后就那么一路拉着带到比萨,到那时候卢克雷齐娅才会醒悟这个人根本不值得她爱。

    至于那个私生子,想到这个凯撒有点厌恶的暗暗皱眉,他也已经做好了打算,不论是男是女,修道院应该是那个孩子最好的归宿。

    说不定将来有一天那孩子会成为个了不起的修道院长呢,那样也算是对他倒霉的父亲一个交代了。

    凯撒心里不无恶意的想着,他觉得现在看来,要实现这个想法其实并不困难。

    一阵奇特的号角声从村子里传来,其实这个距离有点远,单独的号角声肯定无法听到,所以凯撒很快就察觉到那似乎是一队号手在同时吹响号角。

    号角的曲调很奇特,并非是人们熟悉的那种作为信号的单纯长短音,而是有着一定起伏节拍的曲调。

    伴随着这个曲调,凯撒颇为意外的发现一支军队从村子里缓慢却透着某种诡异样子的出现了。

    之所以说诡异,是因为不论是他还是他的那些军官都没有见过这样行进的军队。

    虽然同样是以熟悉的队列出现,但是那些军队就好像是一群被用线牵扯着的人偶般缓慢而又坚定的向前走着。

    他们的步伐一致,肩膀晃动的动作一致,甚至连头盔上羽毛颤动时的方向似乎都是一致的。

    当他们纷纷从村子的不同路口聚集在村外的空地上时,他们没有像其他军队那样混乱嘈杂的聚在一起,然后需要军官们不停呵斥甚至要用鞭子一边抽打一边驱赶才能重新编排起来,他们就是那么默默无声,就如同没有生命的机械部件般井然有序的迅速排列。

    直到最前面的长矛兵们把锋利的长矛斜斜的树立起来时,凯撒似乎才从他们当中看到了一丝熟悉的影子。

    “这是,怎么回事?”

    凯撒有点奇怪的问旁边的人,他觉得自己之前许多年学习的那些军学知识似乎有点不够用,眼前这支军队那透着怪异的举动,让他从心里有种难以名状的不舒服。

    一个军官微微眯起了眼睛,其实他也觉得这支军队的样子看上去有些说不出的古怪。

    太过整齐,也太过沉默,似乎这些士兵的每个动作都只是在做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简单和自然到不需要他们去想该怎么做,更不需要想为什么。

    这种感觉真的让人很不高兴,似乎面对的是一支完全没有生命的军队。

    “大人,我相信蒙蒂纳伯爵在虚张声势,他是想用这种古怪举动拖延时间,”军官舔了舔有点干燥的嘴唇,原本已经应该显得有些清冷的深秋,却让他有种莫名的燥热“我们只需要等着他的人穿过那片开阔地,请您相信我们的弓手们有足够的箭让那些虚张声势的家伙暴露原形。”

    凯撒点点头,他对自己的手下还是很信任的,这些人当中有些曾经跟随过乔瓦尼,而且还得到过奖励,这让凯撒十分信任他们的能力。

    对面的军队依旧在不慌不忙的排列着队形,看着他们即便在并不平坦的开阔地上依旧保持着那种让人不舒服的整齐划一,凯撒手下的军队不禁微微引起了一阵骚乱。

    “那些人,他们在干什么?”一个稍微年轻的佣兵对旁边的老人问“看上去好奇怪。”

    “他们……”原本想解释一下的老兵痞们也有些觉得莫名其妙“谁知道他们在搞什么鬼,看着让人不舒服。”

    “你不是一直吹自己见多识广吗,难道没见过这种事。”

    “闭嘴你这个小雏鸡,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兵痞因为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衅显得很不高兴,可接下来还是用力敲了敲年轻人头上歪歪斜斜的帽盔“听着一会打起来的时候眼神活着点,这些家伙看上去有点邪门,别傻乎乎的去送死明白吗,我可是答应过你家要照顾你的。”

    年轻佣兵点点头,又踮起脚尖透过前面人的肩膀向对面看去。

    这时候那些“奇怪的军队”已经完全列好队形,不过他们并没有如凯撒他们希望的那样向前推进,而是就那么平静的站在那里,与凯撒的军队隔着开阔地无声对峙。

    凯撒皱起眉,他之所以把军队布置在低丘上就是为了想要占据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试图趁着刚一交锋时的锐气一鼓作气击溃亚历山大的军队。

    可现在看来亚历山大显然并不想主动向他发起进攻,而凯撒却必须收复里窝那,因为不论是出于进军比萨的目的,还是由于里窝那作为教廷辖地的特殊地位,他都不是不能允许亚历山大占据这个地方的。

    哪怕里窝那只是个不起眼的渔村。

    “命令我们的军队从山上下去,”凯撒终于下达了命令,接下来他又不情不愿的补了一句“提醒各大队小心点,这个贡布雷好像有点点古怪。”

    原本想要阻止的军官们稍微犹豫还是点头遵令,他们知道里窝那是一定要收复的,这不是凯撒,而是教皇亚历山大六世的命令。

    对于亚历山大突然入侵里窝那这件事,亚历山大六世没有表现出愤怒,不过据说私下里教皇却是很没修养的对他的私人秘书大骂“那个小混蛋!”

    在罗马,当亚历山大入侵里窝那的消息传开时,很多人在诧异之余则显得有些过分兴奋了。

    至于即将离开罗马贡萨洛,更是毫无顾忌的公开对朋友说:“那个贡布雷简直就是在给那对父子点颜色看看。”

    很显然,亚历山大清楚的知道做为名义上的教廷军队的统帅,就绝对不能无视里窝那的丢失,所以他才敢大胆的放弃比萨,甚至连卢克雷齐娅都留在了那里,这才是让凯撒真正恼火的地方。

    攻敌所必救,凯撒也许并不知道这么句话,但是却不得不按照这个原则去做。

    “蒙蒂纳的军队有着良好的纪律和令人难以置信的忍耐力,他们能默不作声不停行军,每天走上十几法里也不会抱怨,当他们开始列队的时候,会有种如同催眠般的乐曲响起来,然后这支军队就开始以一种默契展开他们的队形,整个过程令人印象深刻,甚至让人隐隐感到畏惧。必须承认这些来自伯爵阿格里领地的士兵要比只拿薪水的雇佣兵们更有责任感和纪律性。”

    某个做为随军使节的佛罗伦萨人站在村子里一处地势比较高的房顶上一边仔细观察,一边在日记本上不停的记录着看到的一切。

    “我说不好这种独特的训练在战斗中是否更有优势,因为之前从从未有人这么做过,但是蒙蒂纳伯爵显然对他的的军队信心十足,因为他甚至为此放弃了对比萨的防御而把兵力集中在了里窝那的,显然他认为自己有把握在里窝那的开阔地上击败他心爱情人的哥哥。”

    就在马基雅弗利试图事无巨细的把见到的一切记录下来,做为将来建立佛罗伦萨民军的宝贵资料时,一声较之之前更加高亢的号角声从开阔地上响起。

    马基雅弗利立刻抬头望去,他看到一队身穿半身胸甲的骑兵正迅速穿过队伍之间的空隙。

    这些骑兵显然分成两个不同的部分,除了马基雅弗利已经很熟悉的猎卫兵,另一些则由一队衣着略显怪异的波西米亚骑兵组成。

    猎卫兵的出现同样引起了凯撒的注意,他的目光随着那些士兵不住移动,试图从当中发现亚历山大的行踪去。

    一个军官似乎看到了机会,他指着不停移动的猎卫兵对凯撒说:“大人,如果伯爵的这支卫队继续前进,也许我们可以派出部队迅速包围他的骑兵。大人我可以保证只要很短的时间我们就能包围伯爵,到时候那些农夫们肯定会立刻崩溃的。”

    这个建议不由令凯撒心中大动,他相信如果是自己被围或是被俘,这些训练有素的佣兵同样会产生动摇,而他不相信那些刚刚走上战场的农民能比这些职业佣兵更加坚定。

    “你有把握能迅速包围贡布雷的卫队吗?”

    凯撒心中微微激动,如果幸运也许根本不需要一场谈判就可以取得胜利。

    “那些蒙蒂纳军队有点古怪,可看上去慢吞吞的,”军官认真观察着对面的敌人“只要伯爵的骑兵继续向前,我就有把握在他们发现危险之前把他包围起来。”

    “去做吧。”

    凯撒抚摸着剑柄,他的声音中有丝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激动。

    不知不觉中,亚历山大已经不再是那个被他视为棋子的小人物,相反,凯撒感到了来自他的威胁。

    凯撒的军队开始行动,一支骑兵在前面队伍和高低纵横的矮丘掩护下,沿着阵线迅速向北方前进。

    在还没有出动前,带队军官已经注意到北方的一片浓密的灌木丛,那里正好是可以让他们在冲锋前做最后准备的好地方。

    而且因为再远些的地方就是略微崎岖的海岸,所以那个军官可以肯定蒙蒂纳军队绝对想不到会有敌人突然从靠近海岸的一边向他们发起进攻。

    正如这个人对凯撒说的那样,只要给他机会,他就可以用很短的时间彻底包围那些毫无准备的猎卫兵。

    对面的蒙蒂纳骑兵正在放慢速度,凯撒的心不禁略微提起,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会为一个阴谋亚如此紧张,特别是当他看到最前面的那些猎卫兵正在拽着缰绳似乎正准备调头时候,凯撒紧紧攥着剑柄的手指已经捏得发了白。

    同时他在心里不住的向上帝祈祷,请求上帝不要夺走他即将到手的胜利。

    也许是上帝听到了凯撒的祈求,那些猎卫兵开始沿着前面的道路向两边散开。

    凯撒的目光迅速略过那些骑兵,向蒙蒂纳军队左翼的北方望去,当他看到那片濒临海岸方向的蒙蒂纳左翼依旧一片平静时,凯撒用力吐出一口气。

    “如果俘虏了贡布雷,”凯撒低声向卡德隆吩咐“我不希望看到他回到罗马,明白吗?”

    卡德隆脸上微变,他知道凯撒的意思。

    然后,侍从点了点头。

    凯撒又向对面的蒙蒂纳军队望去,他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就在这时,敲击地面的隆隆蹄声从矮丘后骤然响起。

    烟尘漫天,凯撒的骑兵从丘后跃出,沿着向下的缓坡,从侧翼向着猎卫兵与蒙蒂纳步兵之间的空隙猛冲而下!

    “前进!”

    凯撒的命令几乎随着坐骑向前冲出的步伐同时发出,他知道时机稍纵即逝,不过他有把握只要那些骑兵把亚历山大和他后面的军队隔离开很短的时间,他就可以包围亚历山大。

    到那时候,失去统帅的蒙蒂纳军将不攻自溃!

    凯撒毫不犹豫的冲在了最前面,他要用属于他的勇敢与魄力证明他完全可以代替乔瓦尼,成为波吉亚王朝的继承者。

    对面的那些骑兵似乎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有些混乱,凯撒看到他们当中很多人正纷纷拔出武器。

    凯撒发出了呐喊,他紧握的沉重锥棱剑已经向前举起,随时准备刺向迎面而来的第一个敌人。

    看着之前因为放慢了速度已经失去了加速反冲机会的猎卫兵,凯撒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影子。

    对面的猎卫兵已经纷纷举起了武器,看着他们的动作,凯撒的心忽然一颤,他明白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那绝不是短兵相接该有的姿势。

    双方几十码的距离在这一刻突然让凯撒感到心头剧跳,他想都没想就发出一声呐喊:“冲上去!”

    伴随着这声呐喊,凯撒疯狂夹紧马腹,不顾一切的试图越过这段短暂的距离!

    猛烈的火枪声在这时响起,正在向前狂奔的凯撒忽然觉得好像被个无形的巨汉迎面打了一拳般,身体向后骤然坠去。

    当他重重的摔在地上时,随着后背的猛烈撞击和胸口上传来的阵阵剧痛,凯撒不由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

    突然,有是一阵更加猛烈和令人胆寒的震耳枪声从远处响起。

    凯撒隐约分辩出,那是从对面的骑兵后面更远处传来的枪声。

    而那个方向,应该正是阿格里人的步兵方阵。

    凯撒想要奋力站起来,可喉头一股腥味突然传来,凯撒当即昏了过去。(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http://www.slkxs.com/0_181/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