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疯子”亚历山大
    阿斯胡尔克用手指轻轻捻着浓密胡须中最长的那几根,和他头上硕大的包头巾相比,他的脸显得有些小,而大蓬的浓密胡须又遮挡住了他脸的很大一部分,所以有时候别人是看不清阿斯胡尔克那双锐利的眼睛投过来审视目光的。

    不过今天阿斯胡尔克的眼睛因为长久注视着亚历山大显得异常显眼,这甚至让旁边的堤埃戈已经有些不安,在暗暗揣摩这笔生意是不是可能因为奥斯曼人的过于谨慎而告吹了。

    “之前我提出的条件还是有效的,”阿斯胡尔克终于开口了,他伸出手按着那沓文件向前推了推“我们合作可以成为地中海上所有港口的主人,你知道我说的不只是地中海西岸,也包括所有东方和将来被征服的南方的那些城市,譬如塞浦路斯和亚历山大。”

    房间里响起了一声抑制不住抽气声,随即堤埃戈不由伸手微微挡住了嘴巴。

    堤埃戈知道自己的脸色一定既尴尬又激动,不过他虽然清楚已经失态,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可饶恕的。

    他相信如果是其他人听到现在两个人正在议论事情,同样会因为震动而失态,甚至可能还会做出更出格的事。

    毕竟阿斯胡尔克的建议实在是太诱人,甚至让人觉得无法置信。

    东方的神秘与富饶始终是让西方人为之着迷的,不论是曾经引起过无数杀戮战争的几百年的十字军,还是更早时候如亚历山大和凯撒那样试图征服东方的伟大英雄们,欧洲人对东方的执着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

    即便是到了那层神秘面纱渐渐揭去的今天,欧洲人依旧始终执着与来自东方的一切。

    君士坦丁堡的陷落地中海对岸完全关闭了对欧洲的大门,虽然与奥斯曼帝国之间的敌意并没有阻止贸易的往来,但是因此产生的巨大影响还是存在的。

    地中海对岸的那些港口预示着令人难以想象的财富,而现在能够获得这个财富的机会就摆在自己面前,这让堤埃戈觉得即便只是作为如此一件惊心动魄的事情旁观和见证人,就已经足以让人激动不已,更何况其中还有着属于自己的印记。

    堤埃戈相信,如果这笔生意真的成功,那么他的名字将会成为将来的商人们视为传奇般的名字,就如同历史上那些伟大人物一样被后世传送。

    这样的生意会值多少钱,100万还是200万弗洛林,或者要比这些想象的数字还要多得多?

    堤埃戈尽量平复着因为紧张得几乎就要蹦出来的心跳,直到他听到亚历山大很简单的说出了“不。”

    堤埃戈觉得自己是听错了,他扭动下脖子想看看亚历山大,不过因为之前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投在对面的奥斯曼人身上,所以一时间身子居然有点不听使唤。

    “不?为什么?”

    阿斯胡尔克开口了,声调并不惊讶,就和之前第一次听到亚历山大拒绝时的样子一样。

    他只是好像有些不解的问着,似乎是真的只是想知道亚历山大拒绝的理由。

    “请原谅,如果只是简单的生意,这对我来说是梦寐以求的一个机会,”亚历山大有点惋惜的说“不过因为并不只是这样,所以我无法接受你的条件。”

    阿斯胡尔克头上的包头巾微微动了动,这似乎是因为他点了点头。

    “伯爵,你是说这关系到我们之间的战争吗?”奥斯曼人问道“如果是这样,我们其实都知道不论战争变成什么样子,对追求财富的人来说都是无所谓的,甚至战争还能让获得财富变得更容易,譬如我可以通过封锁你们的海上航线让往来的货物变得珍贵而涨价,只这一点就足以能让我的生意比任何人赚得都更多。”

    堤埃戈愕然的看着阿斯胡尔克,他想不到这位苏丹的维齐尔,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公开大谈特谈这种发战争财的秘辛,而坐在旁边的亚历山大却似乎对他的话一点不感到意外。

    “还有我可以向你们贩卖只能由我提供的来自东方的奢侈品,而而我需要的或许是一些在其他人那里无法买到的东西,”阿斯胡尔克向前微微倾身“譬如据我所知某种只有你的军队正在使用的新式火枪,我相信如果是用香料和咖啡或者是某些特殊的商品做为交换,我相信你不会因为顾忌我们之间的敌对而拒绝,所以不要用战争和信仰的理由敷衍我,告诉我你真正无法接受我的条件?”

    听着阿斯胡尔克的话,看似神色平静的亚历山大心里却正暗暗苦笑。

    他知道阿斯胡尔克肯定不相信他是因为什么异教徒敌人之类的理由才拒绝和他做生意,可事实上,让亚历山大决定拒绝的,偏偏就是这个理由。

    阿斯胡尔克,是异教徒。

    地中海对岸的那些港口,也都是异教徒。

    对卡斯蒂利亚的野心让亚历山大不得不主意这个最重要的关键之处,哪怕是梵蒂冈也曾经在暗地里与奥斯曼人谈判交易,但是只要还想将来在走上卡斯蒂利亚的土地后,不会因为与异教徒之间的暧昧关系而被人诟病攻击,亚历山大就绝对不能接受阿斯胡尔克的条件。

    哪怕这个条件有机会能让他成为地中海的商业霸主,但是这和卡斯蒂利亚的王冠相比,就又显得微不足道了。

    “那么你能和我做什么生意呢?”阿斯胡尔克始终很平静的眼中终于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这段时间来奥斯曼人一直在密切的关注着在罗马和围绕着弟勒尼安海沿岸几座城市发生的事情,如果再回想之前来路时在西西里港口的所见所闻,阿斯胡尔克相信自己正在见证一种完全新式的掠夺财富的方法。

    的确只能用掠夺来形容,堤埃戈交易所第一个月的盈利已经让罗马人彻底疯狂,而据说交易所本身高达70000弗洛林的收入,已经让人们相信,这个交易所可能是未来许多年里最赚钱的地方了。

    阿斯胡尔克也很惊讶,不过他惊讶的不是交易所的巨额收入,70000弗洛林虽然是个大数目,但是对富有的奥斯曼维齐尔来说还不会那么轻易打动他。

    让阿斯胡尔克感到惊讶的是亚历山大那种绝妙的手段,和这种方式所带来的难以想象的巨大市场。

    整个欧洲都将不得不对他们打开市场,这个巨大惊人的行为深深的震撼了阿斯胡尔克。

    他知道自己终于找到了个能让他成为可以媲美苏丹的机会,因为除了发现了这种巧妙的经济方式之外,他也注意到了亚历山大的经济联盟面临的一个也许现在看来微不足道,但是将来总有一天会暴露出巨大危机的隐患!

    那就是一旦有一天整个欧洲市场饱和,那么他们将面临着因为拉低了整个欧洲市场的商品价格,而令欧洲陷入一片萧条的危险。

    阿斯胡尔克相信到现在还没有人能看到这个危机,或者说即便看到了也不会在意,毕竟这种事也许要十几甚至几十年之后才会真正显现出来,而且随着城市扩建,人口增加,市场也会不停的扩大,那么这个危机也许要在百年之后才会渐渐隐现。

    而到了那个时候,这些最早掠夺整个欧洲财富的一群人和他们的后代,也许要么已经成为了能震撼西方的财富巨擎,要么也许因为种种原因早已经消失在厚厚的历史烟尘之下不为人所知。

    不过阿斯胡尔克依旧相信,既然自己掌握了“亚历山大联盟”的这个要害,那么只要这些人当中有一个能把眼光放远些,也不会拒绝他提出来的这个建议。

    因为他提供的,不只是几个东方港口的份额,而是敞开了大门的东方市场。

    相信只要是有点雄心壮志的人,都不会拒绝他的这个建议。

    阿斯胡尔克的目光慢慢转向旁边的堤埃戈,他知道这个人在亚历山大的一连串行动中都占据了重要地位,所以他应该是能说得上话的。

    “那么您认为我的这个建议如何,”维齐尔向堤埃戈看去“以这些港口的份额为股份,加入你们的贸易联盟?”

    堤埃戈嘴唇发干喉咙发涨的盯着桌上的那些文件,他的目光不住的向亚历山大瞥去,希望能从他那里得到点启示。

    “尊敬的维齐尔,看来我要提醒您一下,”亚历山大终于开口了“请您不要忘了您的苏丹如今正准备对整个欧洲发动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您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您的提议能为我们双方带来的利益究竟会有多大?”

    亚历山大知道必须得提醒堤埃戈了。

    堤埃戈原本激动的神色霎时阴沉了下来,他然后慢慢坐回去,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堤埃戈已经知道自己刚刚表现得像个傻瓜,如果说阿斯胡尔克是出于一个商人般的敏锐察觉到亚历山大的拒绝不会是因为信仰或是战争,那么堤埃戈就纯粹是从这段时间的经历中明白,那对传奇般的兄妹,绝不会是因为这些东西而放弃利益,特别是巨大到让人根本难以拒绝的利益的人。

    那么,一定有什么关键原因,让亚历山大拒绝了这么好的机会。

    “伯爵,如果是因为担心苏丹可能会参与这件事,我可以保证我向你提供的这些城市都是属于我的家族管辖的地方,即便那些并不归我家族的城市,我也可以向当地的总督施加影响。”

    听着阿斯胡尔克的话,亚历山大却微微摇头,如果是年后,或许他可以认真考虑阿斯胡尔克的话,因为那时候的奥斯曼帝国的总督们已经渐渐掌握了更大的权力,他们当中一些强大的地方总督甚至已经有了苏丹相互抗衡的实力。

    可如今在位的是巴塞耶特二世,是征服者默罕默德二世的儿子,而包括这位苏丹本人在内,奥斯曼帝国历史上的所谓开国十贤君,没有一个是好对付的。

    看到亚历山大缓慢却异常坚定的摇头,阿斯胡尔克脸上的神情慢慢有些生硬了,他的目光紧盯在亚历山大脸上,想要看出他的心思。

    阿斯胡尔克知道,他今天会坐在这里,肯定是有能让双方谈得上的东西,不过从现在的形势看,亚历山大显然出乎他意料的另有想法。

    “维齐尔,我想我可以向您提出一个更好的建议,”亚历山大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他让堤埃戈帮他拿过来一份地中海地图,铺在桌上之后,亚历山大望着奥斯曼人“苏丹的野心是征服整个地中海和欧洲,但是我们要先知道他究竟想要先做哪一件。”

    阿斯胡尔克似乎明白了亚历山大的意思,他捻着胡须望着亚历山大的脸。

    “你是担心他首先在地中海上发动进攻,这样你的投资就会血本无归吗?”

    “不,我是担心他根本就不向地中海发起进攻。”

    亚历山大的话让阿斯胡尔克不禁大吃一惊。

    “高贵的维齐尔,我现在要和您说的不论对我们大家谁都是很重要的,重要到希望你永远不要把这些话说出去。”

    站在旁边的堤埃戈神色瞬间紧张起来,他向门口看看捉摸着是不是立刻离开。

    “精神集中些堤埃戈,我们这里很多事需要你帮着记录呢,”亚历山大故意用有点不满的语气说“听着从箬莎把你推荐给我那天起,我就信任你了,因为如果怀疑你就意味着怀疑箬莎的眼光,而我对我的妹妹是绝对信任的。”

    堤埃戈脸上的肌肉颤抖了下,尽管知道亚历山大这么说是为了表现对他的信任,可他还是因为激动有些不知所措。

    堤埃戈有种预感,也许他今天参与的,可能是在今后许多年里会影响到许多人和许多事的一次聚会。

    塞浦路斯,克里特,西西里和马耳他,这些地方在亚历山大的指点下纷纷在地图上显现出来,同时随着他的话,阿斯胡尔克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而堤埃戈则一脸茫然,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你是说你之前对所有人说的关于苏丹会在地中海上发动战争,甚至可能会派海军直接渡海进攻罗马的话,并不是真的?”

    “是的。”

    “你现在认为苏丹其实不太可能会从海上发动对欧洲的进攻?”

    “是的”

    “你甚至认为即便苏丹有了这种打算,也不会在近期进攻你说的那几个岛屿?”

    “是的。”

    阿斯胡尔克默默的看着亚历山大,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时候内心里的感觉,因为他忽然发现甚至就在今天进门前还坚信的东西,居然被眼前这个人一下子砸成了碎片。

    而让他觉得最难以置信的,是当初树立他那个坚定信念的,偏偏就是面前这个年轻人。

    是亚历山大让包括阿斯胡尔克在内的所有人都相信比赛耶特二世很可能会发动庞大的进攻,甚至可能会不惜代价的派兵登陆,直接进攻罗马。

    亚历山大六世甚至就是以这个为理由才获得梵蒂冈枢机们的支持,得以用教廷的名义为亚历山大的交易所出具信用担保。

    可现在,亚历山大却说这一切并不会发生,甚至还信誓旦旦的说那些在很多人看来岌岌可危岛屿,也不会在近期被苏丹吞并。

    “即便如你说的那样,你又准备怎么办,”从意外甚至还有愤怒中迅速冷静下来的阿斯胡尔克看着亚历山大,他不相信亚历山大对所有人撒下这么个弥天大谎是没有目的,或者说他也并没有撒谎,毕竟他的这些也只是判断“我得说我更愿意相信苏丹会发动进攻。”

    “这也是绝大多数人这么想的,”亚历山大笑了笑“我希望能在这些岛上投资,特别是克里特和西西里,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个选择绝对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和我之前提出的建议有什么不同吗?”

    “当然,”面对埃斯胡尔克的疑惑的脸,亚历山大神色严肃的说“那些港口,你只是希望用份额换取利润,而这两个地方却是投资。”

    “你要让我和你一起在这个地方,”阿斯胡尔克指了指克里特岛“投资,那么你想要干什么,要知道据我所知克里特岛除了位置重要,其他的并没有什么值得下大本钱的。”

    “维齐尔,那里可以为我们大家提供足够多的,”亚历山大从旁边桌上拿起一个银质小壶“糖。”

    阿斯胡尔克的脸色微微变了,他的目光投在那个闪着银光的小壶上。

    “你是要在岛上种植甘蔗?”

    “对,事实上我已经在为这个招募工人,”亚历山大向窗外看看“你能想象这种天气里有多少人会冻死吗,为了一口吃的和维持家计会有很多人不惜背井离乡的。”

    阿斯胡尔克脸上的神情这时候已经发生了变化,恰好这时他听到了旁边堤埃戈略显粗重的呼吸,奥斯曼人向旁边望去,注意到了堤埃戈因为激动而微微煽动的鼻孔。

    阿斯胡尔克笑了笑,他能理解这个巴里阿里商人为什么会这么失态。

    长久以来,各种香辛料在欧洲大陆都是难以代替的奢侈品。和那些宝石黄金不同,香辛料是随时随地都要被消耗的,这就意味着一个始终无法满足的巨大市场一直存在。

    欧洲获取香辛料的途径并不多,偏于寒冷潮湿的气候让欧洲大陆无法大范围种植香辛料,这就只能依靠从遥远的东方贩运。

    奥斯曼帝国的兴起如当初十字军时代的东方王朝亦一样,阻碍了欧洲人获得那些珍贵商品的来源,于是战争也就不可避免。

    而糖就是这些珍贵的香辛调料之一。

    奥斯曼人喜欢吃糖,欧洲人同样喜欢,一个甜腻点心能让一个奥斯曼女人高兴上一天,而对欧洲人来说,只有有钱人家才能时不时尝到的糖,简直就是富裕的象征。

    “克里特?你要在克里特种植甘蔗地?”阿斯胡尔克忽然嘴角一翘露出个略显嘲讽的笑容“你难道不知道即便你能做成这件事,可种植甘蔗的地方有很多,而这个的投资巨大,你怎么能保证我们的利益。”

    “这就要依靠您了维齐尔,”亚历山大的手有意无意的放在地图中间的地中海上“您一定有办法让苏丹派出他的海军劫掠那些试图度过地中海的商人,或者干脆让海盗来完成这些工作。”

    正拿着笔记录的堤埃戈手头一抖,笔尖上的一滴墨水落在了纸上。

    阿斯胡尔克直直的盯着亚历山大,当确定自己的确没听错后,奥斯曼人不禁喃喃低语:“为了赚钱不惜挑起一场战争,你这个人真的疯了,”(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http://www.slkxs.com/0_181/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