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十四章 勇敢的斥候兵
    阿拉伯马无疑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这种著名马匹那匀称的四肢和健美胸腹在爆发出巨大力量的时候会以一种令人陶醉的方式在光滑漂亮的肌肤下迅速运动,然后把这种肌肉伸缩运动转化为动力向前飞奔。

    但是即便是这号称最优秀的战马,力量也是有限的。

    不过当那些奥斯曼人终于跑不动时,在他们后面不停追赶的敌人其实也好不了多少,不过他们显然要比那些奥斯曼人省心的多,他们只需要考虑追上对方就可以,而不必像前面那些敌人还要想办法寻找逃跑的路线和躲避可能会出现的波斯尼亚人。

    波斯尼亚人对奥斯曼人既畏惧又痛恨,在带着护卫的奥斯曼官员面前他们未必敢露出一点愤怒,但是对于那些落单的奥斯曼人来说,波斯尼亚也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

    至于北波斯尼亚,那更是如今连彻底征服都还没有的危险地区,当地贵族们随时都可能会冒出来袭击他们遇到的人单势孤的奥斯曼人。

    只是这些奥斯曼人是使节,在他们想来这趟旅行或许会受到敌视,但是却没有什么大的危险,毕竟那些北波斯尼亚贵族怎么也不敢冒着彻底冒犯苏丹尊严的危险袭击一队使者。

    只是他们的这个想当然未免早了些,当那些突然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骑兵一窝蜂的冲过来,然后不管不顾的开始砍杀时,奥斯曼使节甚至因为这突如其来有些目瞪口呆。

    然后就是不停的逃亡,使节的副手已经在乱战中被人杀死,而他身边的随从也只剩下几个人,只是当他们终于逃出来很远之后才发现后面的追兵似乎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

    哪怕是他们已经一路上扔下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希望以此能换来敌人放弃追杀,可后面的敌人却固执的死死咬住不肯松嘴,以至当他们再也跑不动时,看着一匹匹倒在地上战马,使者只能命令随从们把自己围在中间,然后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封信来准备点燃。

    远处隐约传来的马蹄声提醒了使者,他再不犹豫的用燧石敲出火星,在几次因为紧张而失手后,信件终于被点着了。

    随着那封信化为灰烬,使者脸上露出了松口气的神色,然后他从身边随从的怀里接过抱着的一把鞘柄上都镶嵌着华丽宝石的弯刀,抽出刀来随手把贵重的刀鞘扔到了雪地上。

    对方的骑兵速度很快,不过一路追赶似乎也已经疲惫不堪,只是对方人数要比他们多的多,看着那些骑兵在远处放慢速度缓缓向他们靠近,奥斯曼人一边紧张的吐出雾气,一边双手紧握弯刀,随时准备和敌人战斗。

    但是那些人似乎并不想和他们浪费时间,他们看到敌骑远远排成一排,然后隔着很远就纷纷举起了一种他们没有见过的短火枪。

    使者嘴里发出了声诅咒,他放弃了防御的打算,而是从随从当中走出来,随着一声高喊,几个奥斯曼人在雪地里艰难的向着敌人冲了过去。

    “砰砰砰~”

    火枪射击的声音在旷野里回荡,远处被惊到的乌鸦发出鼓噪的叫声冲上天空,然后在头顶不住的盘旋。

    雪白的大地瞬间被一片猩红血水染上了醒目的颜色,使者仰面朝天躺在雪地上,他灰蒙蒙的眼睛呆呆的瞪着天空中那些一边不住噪叫一边显然被地上的血腥吸引不肯离去的鸦群。

    “看来是个当官的。”一个骑兵带马来到使者的尸体前,看到他身上显然比其他人都华丽得多的衣服,骑兵跳下马来开始在还没有凉下来的尸体身上摸索起来。

    不过除了一些看上去还算值钱的小玩意却没有其他什么值得重视的,骑兵把搜刮到的战利品收好,然后大声的询问其他的同伴。

    “找到什么没有?”

    “只有这些,”另一个骑兵掂了掂手里几个闪光的金币向同伴炫耀了一下“除了之前死的那个人身上发现的一点东西,没发现什么重要的。”

    “那可有点糟糕,毕竟我们这次可是闯祸了,如果不能找到点有用的东西可不行。”走过来的军官立刻吩咐手下认真搜查“之前那个被打死的奥斯曼人身上不是找到些东西吗,他应该也是这些奥斯曼人里面领头的,好好找找至少我们还有理由向大人解释。”

    骑兵们无奈的继续寻找,可最终除了在距离这些敌人的尸体不远处发现了几片似是刚刚烧掉的灰烬就再也没有找到其他什么东西。

    “我们甚至不知道这家伙是谁,”队长翻弄了一下那个死掉奥斯曼人的弯刀,那是柄直刺刀,虽然叫弯刀但是除了刀身上稍微的弧度,而刀尖部分几乎完全平直,甚至还两面开刃的形状让这柄刀更适合在马上刺杀而不是削斩。

    “这上面好像有名字,”一个捡回来刀鞘的骑兵说“不过我们肯定不认识。”

    “不知道刚才那两个人是不是认识,我们总要知道自己杀的是谁,毕竟是我们根本没有等他们表明身份就开始屠杀了,如果连他们是谁都不知道,伯爵大人会很生气的。”

    “或许刚才那两个波斯米亚人知道,”之前问路的骑兵忽然想起来什么“去问问他们。”

    当老头被找到的时候,他正赶着马车向在雪地上拼命的跑,他显然是想尽快逃离这片是非之地,可雪地上深深的车辙出卖了他。

    老头惊慌不安的看着那些又追上来的骑兵,这年头贵族军队的纪律糟得一塌糊涂,而在波斯米亚这种地方,很多只是拿钱办事的佣兵就更是不讲究,很多时候他们干的事未必就比奥斯曼人好多少。

    “你们谁认识上面的字,”军官想要看上去礼貌点,可他那因为奔跑而急躁的声音让他显得很凶狠,而身上的血腥味道在这吹着冷风的旷野中闻起来更加浓重“告诉我们上面刻的什么,我会付报酬的。”

    “抱歉军官老爷,我不认识异教徒的字,”老头先是这么说了一句然后又赶紧接着说“其实我什么字都不认识,您知道我们是老实人。”

    军官有点纳闷的看了眼老头,他不知道老实人和不识字有什么关系,至少在伯爵的军队里这反而是不老实的证明,因为按照伯爵的命令,所有士兵都是必须学习识字的,至少要认识所有的字母,而一些偷奸耍滑的士兵是要受到惩罚的。

    “我认识老爷。”那个一直躲在马车角落里的女人忽然说,她微微抬起头然后又迅速低下去,把自己的脸挡在头巾里。

    “哦?”军官好奇的看了眼女人,然后用略显鄙视的眼神瞥了眼老头“你可真是给咱们男人长脸,好了告诉我这上面刻的什么,是这个人的名字吗?”

    女人略微迟疑不过还是接过了冰冷的刀鞘,她认真的看着上面刻着一串文字,先是无声的轻念然后才把刀鞘递还给军官。

    “这不是名字,”女人小心的回答,她不知道这些军队是从哪里来的,不过看他们毫不留情的斩杀和掠夺那些奥斯曼人,这至少让她心里舒服了些“这是一首诗中的句子,是悬诗里的一段。”

    说着女人就用一种如同吟唱般的奇特声调低声咏颂,那种高低起伏而又带着异域风格的风情的调子让军官不由有点发愣。

    “诗,那是什么?”

    一个骑兵从旁边好奇的问,得到的是队长狠狠的瞪视。

    “看来你挺有学问,”军官怀疑的看了眼女人又看了眼老头,显然这两个人的关系引起了他的怀疑“或许你对我们有用。”

    “哦军官老爷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她可是我家的人,”老头有些抱怨却又不敢太过份的试探着,因为并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来历,他就显得小心翼翼起来,可偏偏又不肯私心“请你让我们走吧,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这地方可到处都是狼,你们当然不怕可我们要是遇到狼群可就要遭殃了。”

    “闭嘴你这个,这个……”军官有点暴躁的骂了句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某个词汇“不要以为我看不出这个女人和你没什么关系,要知道我可是,是……”军官愣了下然后回头看看旁边士兵,有点无奈问“眼睛很亮的怎么说?”

    “队长,我们还是打听这个刀鞘的事吧,”旁边的骑兵小声提醒“伯爵大人的队伍应该已经快到了。”

    “是呀,应该快到了,”军官点点头看向女人“我需要认识奥斯曼人文字的向导,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付给你报酬。”说着他又看了眼老头“我知道你们没什么关系,或者你连她的名字都叫不上来,现在赶着你的马车赶紧滚蛋,我可不想再看到你这张讨厌的脸。”

    “哦上帝啊,看看这都是什么世道吧,奥斯曼人欺负我们,连贵族老爷的人也欺负我们,还给不给我们这些老实人一条活路啊。”

    老头正不住的喊,可接着就目瞪口呆的看到那女人自己忽然从车上跳了下去,然后在他目瞪口呆的时候,那个女人微微仰起头,从盖着的毯子下露出一张沾满了泥污的脸:“我可以为你们做事,只要你们答应给我吃的。”

    “当然,我们有很多吃的,”军官哈哈大笑起来“等你见到伯爵大人就会知道你这个要求还真是不高。”

    “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女人!”老头气愤的吼着,可看到四周那些向他投过来的冰冷目光,他的声调不由低了很多“你不能这么走来了,要知道如果没有我你可能已经饿死了。”

    “也只是可能,我不知道你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或者你是想要让我做一些坏事,”女人不甘示弱的反驳着“不过我不会忘了你帮过我,我将来会报答你的。”

    “忘恩负义的女人,上帝惩罚你们生孩子的时候死去活来就是对了,你们都是该下地狱的。”

    老头不住的喊着,可是那些骑兵并不理会他,有一个更是在帮着那女人上马的时候用力把他推到一旁。

    骑兵们催马扬鞭,带起的地上大片大片的积雪溅在老头的脸上身上,随着队伍远去,只留下老头一个人站在马车旁边向着那些远去的背影不住咒骂。

    女人骑在队长的马上,她的双手紧抱着队长的腰,伸手触到的地方冰冷异常,很显然是摸到了盔甲上。

    女人想要开口说什么,可一张嘴就被迎面灌来的冷风堵了回去,就在她用力咽下那噎人的寒气,准备再次开口时,军官忽然半扭过头对她说:

    “你最好如你自己说的那么有用,否则你会知道我的大人一旦发怒会是什么样子。”

    “你的领主很可怕吗?”女人略微犹豫的问。

    “我不知道他之前是不是可怕,”队长嘟囔了一声“不过现在他是真的很可怕,特别是到了这个鬼地方之后。”

    坐在后面的女人看着队长似乎变得有些阴沉的脸,心里不由涌起一丝不安,她不知道自己刚刚做出的决定是否正确,只是现在已经容不得她反悔,好在想想听这骑兵队长的话,他的领主毕竟是个贵族,虽然心里忐忑不安,可她还是决定先看看形势再说。

    队伍沿着西耶城的边沿向恰卡兰谷地深处前进,远处的城市很快消失在起伏的丘陵后面,而继续向前谷地两边隆起的山峰渐渐变得平缓起来。

    恰卡兰谷地的北段显然要比南端更适合居住,看着渐渐多起来的村庄,那个女人的眼中闪过一片迷茫,似是在回忆以前的时光。

    当队伍经过一处村子时,骑兵军官向女人指着不远处的村庄说:“就是在这,我们就是在这里遇到那些奥斯曼人的。”

    即使没有回头也能感觉到背后投过来的目光,军官不禁略显无辜的耸耸肩膀。

    “我们当时不知道他们是使者,要知道他们当中既有人吹使者的号角也没有打出他们自己的旗帜,甚至连他们的向导都是在我们已经开始屠杀之后才跑出来阻止的。”

    “所以你们就干脆都杀光了他们?”女人小心的问了句,感觉到身前抱着男人身子动了动,她先是犹豫了下,然后轻轻说了声“谢谢。”

    察觉到身后女人似乎情绪有些低落,军官咳嗽了声:“能说说你们为什么要逃到北方来吗,听说南方的日子更好过些。”

    “那是以前,现在我们不得不离开家乡了,否则可能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女人的声音里透着憎恨“奥斯曼人把我们的孩子抢走,不但训练他们成为士兵,还强迫他们皈依异教,还有那些帕夏,简直比狼还要狠毒,再也找不出比他们更可怕的的人了,如果我们再不逃出来,迟早会被他们吃个干净。”

    军官听了点点头,这一路上跟着伯爵从卡尼奥拉来到波斯尼亚,看到的很多情景让他们不但意外,有些甚至难以置信。

    奥斯曼人虽然还没有完全占领北波斯尼亚,但是异族统治的痕迹却已经在北方很多地方可以看到明显的痕迹,而且随着渐渐深入波斯尼亚的领地,也可以感到那些当地贵族越来越暧昧的态度。

    对那些事,这个军官是不关心的,他只是个斥候队长,只要尽职的完成自己的任务就可以。

    可即使这样在进入波斯尼亚后,他还是感觉到了那种特有的紧张和不安,至少那位以前整天只会对别人鼓吹火炮的贡帕蒂队长变得沉默了许多,而做为伯爵卫队长的布萨科,已经不止一次的给他们带来伯爵的命令。

    “一定要小心,不要轻易相信当地人,哪怕是贵族也不要轻易相信他们。”

    一开始这样的吩咐听上去似乎有些古怪,可在进入这片土地几天之后,士兵们渐渐明白了伯爵这些话的意思。

    这些波斯尼亚人显然是彪悍而又固执的,他们固然憎恨奥斯曼人,可对于来自西方的外来军队同样抱着强烈的敌意,而那些贵族的态度则显得更加暧昧,在连续几天都是在充满敌意的土地上行军之后,斥候队长接到了要他的斥候小队单独向深远地方探路的命令。

    “不要相信任何人。”成了这支骑兵队伍在这遥远陌生而又随时布满危险的土地上自保的唯一信条,也正因为这个,当他们偶然在村庄外看到一支奥斯曼人的队伍后,立刻不等对方做出反应就首先发起了进攻!

    只是这种果断决定的结果,是当他们把那些看上去衣着华丽的奥斯曼人砍翻大半之后,才发现自己袭击了一支奥斯曼人的使者团。

    面对这不知是感到尴尬还是担心闯了大祸的后果,知道真相之后的斥候队长只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做了把对方彻底杀光的决定。

    至于他的理由也很简单,虽然是使者可毕竟这些人是奥斯曼人,既然这样迟早有一天都是要被杀掉的。

    “伯爵的军队就在前面的村子,”斥候队长微微回头向身后的女人说“听着我答应带你来是因为你懂得奥斯曼人的语言,不过我不能保证伯爵大人会信任你,所以你自己要小心点。”

    “请你放心队长,我知道该怎么做,”女人回答得很有信心,她的目光落在身前男人马鞍上挂着的一个皮包上。

    那里面有一份经过之前那个与奥斯曼人发生战斗的村庄时拿给她看的一些信件,那是从当时被杀的奥斯曼使者身上搜出来的,也正因为察觉到那些信件可能十分重要,所以他们才一路追杀那些逃掉的奥斯曼人。

    而女人相信,不论这些士兵说的那位伯爵是什么人,他肯定会对这些信里的内容感兴趣的。(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http://www.slkxs.com/0_181/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