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十九章 掠夺计划
    伊沃·德拉纳看着远处整齐排列的队伍发出声古怪叹息,如果仔细听可以从这声叹息里感觉到很多东西。

    除了意外之余变得惊讶,还有就是一丝隐约的畏惧。

    硝烟在慢慢散去,空气中刺鼻的呛人味道也在淡去,但是伊沃·德拉纳似乎始终没有从那种情绪中清醒过来。

    德拉纳并不是没有见过火枪的威力,奥斯曼人拥有着当前世界上最先进强大的火器部队,当欧洲一些有识之士开始捉摸着怎么把火器这种新式武器大规模的有效利用起时,奥斯曼人由火枪兵组成的近卫军已经开始在战场上横扫一切。

    而奥斯曼人拥有的火炮也是公认威力最大,数量最多的。

    从在攻陷君士坦丁堡起了重要作用的乌尔班大炮,到渐渐正在海上崭露头角各种加农火炮,再到已经出现在战场上的野战炮,奥斯曼人在战争领域里正在以令人胆寒的方式引导着世界军事技术的变革。

    不过那些很多东西毕竟只是传说或是并没有太大的震动,可是现在当亲眼见到一幕火枪齐射的威力后,德拉纳却是实实在在的被震撼到了。

    巨大的声响,可怕的破坏力,还有那种让他觉得难以置信的射击速度,德拉纳觉得自己之前的打算正在这阵阵枪声中悄然生出裂痕。

    其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些火枪重复射击的高速,虽然只是连续三轮射击,但是德拉纳却很清楚这三轮射击之间的间隔时间之短却是他从没有体会过的。

    火绳枪已经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东西,而且因为对火器的兴趣很高,欧洲到处都是在研究如何让火枪的威力更大,可靠性更高的行家和大大小小希望以此发财的聪明人。

    所以如果有谁能发明出某种射击速度很快的火枪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情。

    可是眼前这支军队的射击速度却实在出乎德拉纳的意料,那种在他听来几乎就如同不简短的连续射击让他从内心里感到了一股寒意。

    他有些难以想象如果是差不多相同数量的步兵面对如此一支军队该怎么办,或许就是更多的军队大概也只是在接近的路上被不停的射杀。

    也许只有骑兵能依靠异乎寻常的速度在这些火枪兵来不及射出更多弹药的时候冲到他们面前,然后依靠近战对他们展开屠杀。

    不过德拉纳也知道这个想法虽然正确,可现实却并非就一定会按照他想的那样发展,因为对方不可能不考虑到可能会面对骑兵冲锋。

    看看那些排列在火枪兵后面与火枪兵交错列队的热那亚剑盾兵,德拉纳舔了舔嘴唇,虽然他没亲眼见过这些剑盾兵的威力,但是却是早有耳闻。

    而且看着他们在火枪兵刚一射击完毕就迅速从会双方空隙之间穿插过去,然后随着隐约可闻的阵阵声响树起他们那著名的盾牌的稳健阵型,还有与那些火枪兵穿着相同的暗红色军装,手持长矛的阿格里长矛兵,德拉纳觉得自己已经看到了个颇具威力的战斗阵型的全貌。

    “我听说你有的领地上有很多的矿场,”亚历山大对脸色不住变化的德拉纳说“或许我们有更多的机会可以合作。”

    “你想要什么?”德拉纳警惕的问,他觉得刚刚给自己看到这种震撼场面之后就提出条件,亚历山大显然是在威胁他。

    “我需要的东西很多,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会从你这里掠夺,”亚历山大看出了德拉纳的担忧“不过我希望你能帮我,波斯尼亚其实是很富饶的,否则奥斯曼人不会费尽心力的试图彻底征服这片土地。”

    “你想要掠夺那些井盐矿吗,”的兰纳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个,波斯尼亚拥有欧洲最大的陆盐矿,这对于远离海岸的内陆来说简直就是一笔无法想象的财富,不论是维也纳还是布拉格或者是克拉科夫,这些地方对波斯尼亚的陆盐都趋之若鹜,在那些城市富裕人家的餐桌上,盐与蜂蜜已经不止是调味品那么简单,而是财富与身份地位的象征。

    波斯尼亚因为这个曾经一度成为了巴尔干地区最富有的国家,萨拉热窝的繁华让很多巴尔干其他国家嫉妒不已,在感叹上帝对波斯尼亚独有的恩宠同时,争夺那些陆盐产地的纷争也从未停止过。

    而除了令人垂涎欲滴的大片盐井,波斯尼亚还有着同样丰富的煤,铁,铜和大量的天然硝矿,而这些东西所拥有的记忆,德拉纳并不比别人知道的少。

    “我可以得到什么好处?”德拉纳抚摸着光滑的头顶“要知道这里是波斯尼亚,你可以随时离开,而对我来说这里是我的家乡,帮助外人不符合我们这里的规矩。”

    “如果我能帮你得到足够多的盐矿呢?”看到德拉纳的眼角动了动,亚历山大继续说“还有更多的煤和铜矿,我想你对这些东西感兴趣。”

    这一次德拉纳没有立刻开口,他找了块石头坐下来,又扭头向远处那支站在雪地里看上去一动不动的军队看了看。

    “你把他们训练的不错,”德拉纳答非所问的说“从这里看就好像那些人不是活的士兵只是一大堆锡铁人。”

    “那么你准备怎么做?”亚历山大没有给德拉纳推诿的时间,他今天邀请德拉纳观看演习,甚至不惜浪费大批的弹药展示蒙蒂纳军队的威力,可不是为了只听这些“你得到矿场,而我得到矿石,这对我们大家来说很公平。”

    德拉纳不易察觉的轻轻点头,这个好处对他来说的确是太大了,甚至让他有种是在被魔鬼诱惑的悸动。

    “还有我需要士兵,”亚历山大看向远处自己的军队“我需要你为我找来足够多的兵员。”

    “我们没有那么多士兵,”德拉纳的眼神一下子变得警惕起来,他冷冷的看着亚历山大“至少在我的领地里你不要打主意,而且就是其他人的领地你最好也熄了这个念头,要知道那些农民都是壮劳力,没有哪个贵族会答应你这个要求的。”

    对于德拉纳透出敌视的眼神亚历山大只是笑笑,他当然清楚领地里的男人对这些贵族意味着什么,种地,放牧,开矿,必要时候还要征召成为领地士兵,对贵族们来说领民同样是一笔财富。

    “我没有要你为我提供士兵,我说的是那些从南方逃过来的难民,”亚历山大笑着说,那个被斥候们带回来的女人不但让他得到了个还算不错的奥斯曼语翻译,更重要的是通过那个女人,他对那些南方的难民有了更多的了解。

    对于北波斯尼亚的贵族们来说,这些难民是很头疼的大麻烦,在接受了一部分充实了自己领地的人力之后,越来越多的难民开始让这些贵族担心,进而是有些畏惧了。

    从南方巴尔干山区里来的那些农民显然有着暴躁的脾气和倔强彪悍的作风,这样的人能成为很能干的领民,他们吃苦耐劳不会耍心眼,而只要给他们一个安身地方这些彪悍巴尔干农夫就能成为很好的农民,矿工或是士兵。

    但是如果这个人数太多就有些糟糕了,至少对的兰纳来说,他已经对那些时不时的出现在自己的小领地边境上的那些流浪者开始担心起来,在吩咐随时注意那些逃难者动静的同时,他又不得不从领民中抽出一部分人组成几支人数不多的队伍在自家领地里巡视,这实际上已经让德拉纳因为增加担负有些不厌其烦了。

    “你想要从那些难民里挑选士兵?”德拉纳有些意外,可随即就明白过来,贵族们是不可能答应向亚历山大提供自己的领民,那么亚历山大唯一能找到的兵源也就是那些难民“那倒的确是群不错的士兵种子不过可不好对付,其中有些人惹过麻烦,剩下的大多数也都是些让人头疼的。”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有办法让他们变乖,”亚历山大露出个满是自信的笑容“我只需要你帮我从附近召集那些难民就可以,而我会用那些盐矿作为回报。”

    “你要抢劫那些盐矿吗?”德拉纳立刻想到了什么“你这样会给我找麻烦的,而且如果我招太多的难民也会引起奥斯曼人的注意,要知道很多当地人其实都和奥斯曼人相互勾结,告密和出卖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负担。”

    “我只是掠夺那些地方法,而你也只是仁慈的收留那些难民,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亚历山大安慰着德拉纳,在他看来这个波斯尼亚贵族其实很窝囊,虽然有着一颗充满野心的心却又瞻前顾后不敢迈出一步,不过想想也就明白为什么卡尔大公会把他推荐给自己了,这样一个人不正好符合他的需要吗“不过我要你向我提供一些当地贵族的消息,特别是那些你认为和奥斯曼人有勾结的贵族们。”

    伊沃·德拉纳没有眉毛光秃秃的突出眉骨向上动了动,他知道亚历山大这句话里的意思,正因为知道他原本还是犹豫不决的心立刻不可抑制的剧烈跳动起来。

    这样一份名单,其实就是他与亚历山大之间的某种默契,他帮亚历山大召集挑选难民,而亚历山大则按照他提供的那些人名向那些贵族们出手。

    “如果需要休整我会及时返回卡尼奥拉,然后我会寻找机会重新回来,”亚历山大继续说,他要彻底打消德拉纳的顾虑,“你只要不停的给我提供消息就可以了,我会进攻那些试图进入北方的奥斯曼还有他们的附庸,如果有机会我的军队甚至可能会越过纳乌萨瓦河,这都需要你为我提供消息。当然你会得到的同样很多,那些与奥斯曼人勾结的波斯尼亚贵族的产业能让你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财富。”

    “这是很危险的事,”德拉纳捉摸着说“我是说你要干这种大事必须小心,在这里你不能相信任何人。”

    亚历山大默默点头,他当然知道这个道理,甚至就是德拉纳也未必真的值得信任。

    亚历山大有理由相信,如果能给出足够多的好处,德拉纳和其他人一样,也会毫不犹豫的出卖他。

    德拉纳的领地不算很大,却很富庶,这是因为他的领地上有令人羡慕的铜矿和盐井,至于粮食德拉纳反而不多。

    不过即便这样已经足以引起卡尼奥拉的卡尔大公的嫉妒,在亚历山大出发前,卡尔还提出了想要雇佣蒙蒂纳军队为他从德拉纳的领地贩卖井盐。

    亚历山大当然不会答应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虽然这倒是能让他有可能成为欧洲历史上最大的私盐贩子,不过这并非是他需要的。

    寻找索菲娅和关照匈牙利的大铜矿是他一直念念不忘的事情,而且随着时间流逝,来自法国的威胁也越来越逼近。

    按照历史的原貌,凯撒这一次是肯定会和法国人一起杀回来的,想想当初老罗维雷在法王查理的支持下返回罗马时的情景,亚历山大觉得凯撒肯定会比老罗维雷更急于证明自己的强大。

    所以亚历山大把自己返回意大利的时间定在了初夏,这么一来不知不觉之中时间就显得有些紧迫了。

    伊沃·德拉纳的领地距离西耶城有些远,其中不但要穿过恰卡兰山谷,更要经过一片丘陵地带,而且因为恰卡兰谷地与卡尼奥拉公国相邻,这里渐渐成了双方都不会轻易涉足的地方。

    正如亚历山大所说,如果形势有变他就可以从这里迅速进入卡尼奥拉境内,然后再伺机返回,只这一点就让他的行动变得方便了许多。

    只是亚历山大也知道,正因为这样的方便所以他就要更加小心,因为一旦有人盯上他,很容易就可以从他经常出现的地方寻找到他可能会进入卡尼奥拉的退路。

    亚历山大是要在波斯尼亚获得足够多的好处,而不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他首先要考虑到的就是安全的退路。

    至于说要对付的目标,他很快就找到了。

    西耶城虽然不大却在北波斯尼亚颇为有名,这是因为西耶城附近有着丰富的盐井和数量不小的铜矿,可以说整座西耶城就建在一座硕大的矿山上。

    一群全身脏兮兮的男人沿着一条小路向着山下走去,这条路直接通往城里,这些人衣服上凝结着浅白色如同一层层石灰片般的痕迹说明他们是山上盐矿的工人,长年累月的工作让他们的衣服被盐卤侵蚀的变成了硬邦邦的“铠甲”,甚至有人曾经做过个有趣的实验,用一柄匕首用力戳刺一件这些工人的衣服,得到的结果是连续两次用力之后,衣服才因为那些盐卤渣的破碎而被刺出一个小小的孔洞。

    这些矿场里的工人大多是当地人,虽然因为土质的原因很多地方无法种出粮食,不过矿山却依旧养活了很多人,特别是以前波斯尼亚王国还没有灭亡的时候,这里的矿藏不但让那些贵族领主们发了大财,就是普通当地人的日子过的也不错。

    可是现在这一切的风光都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奥斯曼人不但封锁了通往南方的道路,更是封锁了河道,这样一来西耶城的井盐就无法通过河运从纳乌萨瓦河运往希腊或是通过克罗地亚的道路运出去,而更糟糕的是,奥斯曼人向西耶城派出了一个“塞克勒”。

    做为奥斯曼帝国统治那些被占领地的手段之一,塞克勒和苏丹任命的帕夏或是总督是不同的,塞克勒更多的是被派往那些在名义上归属奥斯曼,但实质上多少依旧保持着独立的地区。

    在这些地方,已经被承认为君主的苏丹并不具有太多的影响,有些甚至只是纯粹的名义,这些地方大多要么地处偏远,要么民风彪悍,而塞克勒的作用就是代表苏丹在这些地方行使名义上的宗主权。

    北波斯尼亚就是个很典型的这种地方,只是西耶城的塞克勒和其他地方的比起来,却更应该被视为是真正的占领者。

    西耶城资源丰富,但是这里的贵族们的势力却都并不很大,而且因为各自领地上矿山的缘故,那些贵族们从很早之前就相互攻伐,而奥斯曼人的到来,并没有让他们变得团结起来。

    奥斯曼人拍到西耶城的塞克勒已经先后有七八任,而这些塞克勒的主要的目的就是为苏丹向那些矿山征缴矿石。

    铁,煤,铜,锡,还有硝石,任何一种都足以堪称珍贵的矿石是这些塞克勒的目的,他们狡猾的利用当地贵族们的相互仇恨和短视分化瓦解,这些奥斯曼人在西耶城里搅风搅雨的制造着各种矛盾,而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逐渐控制西耶城的资源。

    那些工人沿着山路向城里走着,他们已经连续工作了好几天,除了每天做礼拜和吃饭睡觉,几乎没有一刻停留的苦工让他们已经受够了罪,现在他们正打算到城里去好好快活一下。

    男人们一边走一边低声说着低俗的笑话,远处的西耶城已经清晰可见。

    就在这时,这些工人听到了阵阵隆隆而来的马蹄声。(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http://www.slkxs.com/0_181/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