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六十三章 多瑙河三角洲之战(二)
    4月的平原上,到了中午已经略显炎热的太阳照在头顶让人感觉多少有些火辣辣,没有任何遮挡旷野上,迎面而来的风也显得有些温热。

    一个农夫用包裹在头顶的毛巾擦了把脸上的汗水,正准备低下头继续干活,他在不远处的儿子忽然大声招呼起来。

    农夫抬起头顺着儿子指的方向看去,随即远远的看到了一队队正在越过田野的军队。

    农夫立刻把儿子招呼到自己身边,他看出来那应该是奥斯曼人的军队,虽然没听说这些异教徒对他们干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可只要看看他们和自己明显不同的长相,就让人觉得有种陌生的可怕。

    虽然从他们当中似乎也能看到一些像是欧洲,甚至是巴尔干当地人模样的士兵,但是他们的衣着打扮却还是让人感到莫名的恐怖。

    农夫带着儿子躲进了自己家门,然后透过门缝窗户向外看着。

    他们注意到这些奥斯曼军队行色匆匆,似乎正急于行军,这让村子里人们暗暗松口气,不过很快他们就发现这些一队似乎像是大人物的奥斯曼人进了村子。

    这些奥斯曼人在村子里稍微停留寻找,然后就看中了几处地势颇高的房子,在砸开紧闭的房门把房子主人赶出来腾空房子后,一个显然地位很高的奥斯曼大人物在随从们的陪同下住了进去。

    至于那几户被赶出来的当地人,就在他们虽然怒火中烧却又无法宣泄的愤懑时,一个巴尔干人模样的随从向他们扔过来了两个沉甸甸的钱袋。

    “老爷赏你们的,”那个随从指着仍在地上的钱袋说“省得你们到处乱说。”

    一个少年要伸手去拿那钱袋,却被他的父亲拦住,那农夫盯着对面同为巴尔干人却一身奥斯曼士兵打扮的随从,沉默了一下狠狠的往地上唾了口唾沫,然后扯着还有些不情愿的儿子和老婆转身就走。

    “那些人没要钱吗?”屋里喝着水的艾吕普向拿着钱袋悻悻回来的随从问。

    “也许他们更想要一顿鞭子。”随从改用奥斯曼语抱怨着“老爷您为什么还要给他们钱,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们征用的。”

    艾吕普笑了笑,他有时候觉得很有趣,在对待巴尔干人的态度上,很多后来被征服之后归顺的当地人反而比真正的奥斯曼人更加激进残酷,有时候他们提出来的镇压当地人的方法就是奥斯曼人都会觉得有些过分。

    而他们之所以如此,似乎就是想要用这种方法证明他们与之前自己的民族和信仰彻底决裂的决心。

    “残暴的镇压和仁慈的宽容是征服者借以统治的两只手,缺少任何一只都不行,”艾吕普对随从说“我们并不是在这里暂时经过和停留,而是要一直统治下去,所以对待这里的民众就需要更稳妥的政策,一味的凶残并不是个好官员的表现,明白吗?”

    看到随从小心的点头应下,艾吕普走到门口看着依照山势而建的村子。

    “我们得在这里呆上很久了,那位波斯尼亚国王显然不欢迎我们,我们,不过我们现在还需要他的帮助,所以告诉我们的人不要轻易骚扰当地人,那样可能会和波斯尼亚人发生冲突,我们是来围剿那个萨格勒布的赫尔瓦的,既然这样我们就得和鲁瓦?处好关系。”

    听着身边的随从们纷纷应声,艾吕普的目光却已经向着前方绵延不绝的群山望去。

    “真想知道那个赫尔瓦现在在什么地方,但愿我们能尽解决这个萨格勒布的大流士,否则苏丹的怒火会让我们大家都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的。”

    艾吕普喃喃自语,只是他也知道要想完成这个任务真的不是那么容易。

    就在2天前,赫尔瓦军队袭击了一支奥斯曼辎重队,除了掠夺走了一大批充做军费的珠宝之外,真正让苏丹愤怒的是他们破坏了辎重队押运的所有火炮。

    这其中就包括2门在萨拉热窝刚刚铸好的攻城重炮。

    这让苏丹不禁勃然大怒,在派人送来的密令中,苏丹严令艾吕普必须尽快铲除那个“萨格勒布的大流士”,一定要让他为自己做下的蠢事付出代价。

    为此苏丹很罕见的同时在密令里明确的确定了要波斯尼亚国王鲁瓦?完全配合和听从艾吕普命令的要求。

    艾吕普知道鲁瓦?对这个命令肯定是不满的,而且如果是平时的苏丹也绝不会下达这么一个与他以往风格截然不同的命令,但是当他在密令里看到苏丹对当下局势的说明后,艾吕普也知道为什么苏丹会如此不顾一切,甚至丝毫不考虑做为依仗和同盟的鲁瓦?感受的命令。

    4月4日,奥斯曼军队向阿尔杰河右岸的蒙蒂纳军队发动了进攻。

    按照苏丹的意图,他虽然对那个突然冒出来挡在面前的欧洲人感到愤怒,但是却依旧没有把那支才6000多人的军队放在眼里。

    特别是对方占据的地形看上去并不适合防御,除非对方严守在阿尔杰河一线,依仗河川做为天然屏障阻止自己的大军,否则只要让自己的军队渡过河去,苏丹相信以自己的轻骑兵的强大机动性,一旦在河右岸展开进攻序列,那那时候就可以轻易的选择迂回威胁这支敌军的任何一翼。

    不过虽然对这样的结果很有把握,可是苏丹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急功近利,他让军队在做好准备之后才小心的渡河,甚至当确定敌人并没有打算以阿尔杰河为依托进行沿河防御后,他也没有在先头部队渡河之后贸然下令发动进攻。

    而是在一边同样稳健的向前推进的同时,一边命令轻骑兵部队迅速渡河增援,同时苏丹向在前线的战场指挥官下达了要求胆大心细的命令。

    这么一来,摆在奥斯曼指挥官面前的选择就有两个,而道路则有三条。

    一个选择就是凭借现有的军队,对迎面蒙蒂纳军的阵地发动正面进攻,而另一个选择则是如苏丹希望的那样,在渡河后迅速发挥轻骑兵的高速机动,在正面进攻的同时迅速从敌人的两翼发动迂回包抄,争取能在最短时间内击溃和包围当面之敌。

    指挥官只稍微犹豫就选择了第二个方案,虽然对正面击败敌人很有信心和更感兴趣,不过从苏丹下达的命令看,好像对面这个敌人真的勾起了伟大苏丹的无名怒火,这样一来苏丹希望的就不是简单的击败而是要彻底歼灭眼前这个倒霉的家伙了。

    只是直到4月4日的下午,虽然先头部队已经顺利渡河,甚至连被派出去的安纳托利亚轻骑兵都已经有大半过了河,可奥斯曼人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这个忽然冒出来挡路的家伙究竟算是哪根葱。

    以拉迪斯拉斯二世为首的巴尔干贵族们如今全部都收缩在布加勒斯特城里,那个被苏丹称为萨格勒布的大流士的赫尔瓦躲进了山林,而鲁瓦?已经投到了他们的阵营当中。

    既然这样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是谁?

    对巴尔干的贵族家系,奥斯曼人即便不能说是了如指掌也查不了多少,从默罕默德时代就不住渗透的结果让他们很清楚那些看似关系混乱的巴尔干贵族们的来龙去脉和他们的实力,可现在这个人却让他们感到很陌生。

    根据斥候的报告,当面的敌人大约在6到7千人之间,其中除了一支如今正在被追击大约几百人的骑兵部队,其他的所有军队应该就在当面了。

    那么说正面的敌人数量应该不会超过7000人。

    说起来能拥有这么一支军队的诸侯领主,即便不如鲁瓦?也绝不是什么没有名气的小贵族,更何况根据他们的表现,更是可以确定眼前这支军队应该就是在穆列什河畔先是击败鲁瓦?,然后炮击渡河的奥斯曼大军的那支军队。

    来自梵蒂冈的欧洲援军?

    当想到这个身份时,苏丹对这个迎面之敌的兴趣更大了。

    他甚至下令要前线指挥官尽量俘虏而不是杀死敌人的将领,因为他需要从对方那里了解梵蒂冈和欧洲的君主们对他这次远征究竟抱着什么样的态度。

    接到命令的指挥官虽然有点为难,可也没有认为无法办到,只是面对敌人究竟该迂回应该选哪个方向,却多少有点犹豫不决。

    从地图上看,在这个两条河流与一座城市形成的大三角地区,蒙蒂纳军队设立防线的地方,近乎就在这个三角形地区中心点靠右的地方。

    整个蒙蒂纳防线以左前右后的方式斜向设立在与阿尔杰河平行的一片丘陵地带,在他们的背后是布加勒斯特城,防线左边因为与波浪汹涌的多瑙河相邻暴露出的空隙狭窄,而右边虽然有大片平原可以迂回,但是因为侧后就布加勒斯特,这也让奥斯曼的前线指挥官有些犹豫不决。

    选择从敌人左翼突破似乎是有些冒险的,奥斯曼人蔑视欧洲人的胆怯无能,但是却不会盲目轻敌到可以无视危险。

    相反奥斯曼军官们每次作战都会很认真的看待面前的敌人,然后制定出足够有把握的计划。

    所以对于从敌人左翼与多瑙河之间的空隙包抄迂回的想法,只是稍微一闪就被抛在了脑后。

    可是如果从右翼迂回,会不会引来布加勒斯特的激烈反应?

    毕竟一支将近7000人的军队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很快击溃的,一旦和敌人陷入胶着,而布加勒斯特城趁势出兵,那么深入迂回的轻骑兵就有可能要面临来自前后夹击的危险。

    至于布加勒斯特有可能因为种种原因保持旁观,这并非是前线指挥官该考虑的,作为纯粹的军人,战场上会出现的种种可能才是他该考虑的东西。

    正是出于这个想法,在进过几番考虑之后,奥斯曼人作出了一个让亚历山大也略感意外的决定。

    4月4人下午,太阳已经从正中略微西移,午后略带温热的凉爽河风迎面吹来,正在把从战壕里挖出的泥土堆到前面砌成矮墙的士兵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急促的马蹄声。

    士兵们纷纷放下手里的工具向远处瞭望,很快他们就看到了带起一股烟尘的快马向着他们迎面奔来。

    马上的人光着膀子,身上因为淌满汗水在阳光下闪着粼粼的光泽。

    “奥斯曼!奥斯曼!”

    斥候马不停蹄的从战壕上跃过,掀起的泥土直接溅在几乎来不及躲开的士兵脸上,招来了一片满是污言秽语的咒骂。

    “那个赶着下地狱的说什么?”一个士兵边吐着嘴里腥咸气息的泥渣边骂着“但愿他一会就从马上掉下来摔断脖子。”

    没有听到同伴的回答,士兵有点奇怪的望望四周。

    看到四周的人脸上凝重或者说是好像面临末日般的表情,这个士兵愣了下,然后忽然明白过来什么似的脸色同样变得煞白。

    他扭过头向着远处平原上望去,嘴里喃喃自语:“奥斯曼人来了。”

    斥候飞快的越过一道又一道壕沟,虽然这些战壕很多都只是些浅坑,但是与临时砍伐下来捆扎而成栅栏相互依托形成的几条障碍,依旧让这个斥候不得不放慢速度,多绕了道。

    亚历山大这时候正在丘陵上一处较高的山包上观察着四周的阵地,说起来对于阵地的设置他更关心保护着整条阵线的侧翼安全。

    安纳托利亚轻骑兵的灵活机动给他留下的印象很深,特别是瓦尔纳战役中奥斯曼以轻骑快速突入分割十字军,随后予以残酷屠杀的例子,让他坚信如果不能保护好自己的侧翼,那么接下来事情就不容乐观了。

    亚历山大从没想过要在巴尔干的穷乡僻壤把自己的本钱拼光。

    他还要带走索菲娅,还要从拉迪斯拉斯二世那里得到他梦寐以求的大铜矿,更重要的是在意大利还有那么多事情等着他去做,尽管一想到卢克雷齐娅与巴伦娣之间的明争暗斗就让他有些头疼,不过这种略带甜蜜的烦恼对他来说只会觉得幸福。

    至于箬莎,亚历山大觉得她才是让他真正放心的,至少在帮助哥哥这件事上她做的真是贴心。

    “我亲爱的妹妹。”

    每次写信亚历山大都会用这么个开头,而且隐约得他可以感觉得到,箬莎似乎也很享受这样的称呼。

    想想也可以理解,毕竟妻子和情人也许会有很多,而讨人喜欢的妹妹却注定只有一个。

    除非自己那位风流的老妈再给他生一个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正在胡思乱想的亚历山大听到了由远及近狂奔而来的斥候的呼喊。

    “奥斯曼人!奥斯曼人!”

    亚历山大立刻招呼随从把那个斥候带到自己面前,听着斥候来不及跳下马就向他报告的情况,亚历山大的脸色微微露出了诧异。

    “你是说奥斯曼人的前锋正在向我们推进,那么你确定没有看到敌人轻骑兵有什么动向吗?”

    “是的老爷,”巴尔干人斥候用力点点头“他们的轻骑兵只是稍微比步兵靠前一些,可他们绝没有和步兵脱离,也没有如您之前说的那样向左边或是右边更远的地方前进,他们只是跟着步兵。”

    听着斥候的描述,亚历山大略微默默沉吟,然后他匆匆转身走到铺在一块石头上的地图面前仔细看着。

    当他用手指在自己右翼宽大的平原与侧后的布加勒斯特城之间大致丈量了下,又按照斥候的说法在蒙蒂纳阵线前方粗略计算了一下奥斯曼人可能投入的兵力后,亚历山大的嘴角不经意的微微扯动,然后用刚从巴尔干人那里学会的俚语喃喃骂了一句:“γαμ?το”(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http://www.slkxs.com/0_181/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