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九十九章 大合围战(十二)
    阿格里长矛兵们握着手里的武器,紧张着盯着对面烟尘下迅速接近的模糊影子,那是安纳托利亚轻骑兵,可以说是继蒙古人的骑兵之后令欧洲人最闻风丧胆的敌人。≦看 最 新≧≦章 节≧≦百 度≧ ≦搜 索≧ ≦

    ≧

    在欧洲,即便是以拥有着优秀骑兵著称的强大的波兰立陶宛联邦,在面对安纳托利亚轻骑兵时也不得不谨慎小心,而同样有着众多骑兵的波西米亚,却因为他们的国王对奥斯曼人怯懦,自从1444年的瓦尔纳战役后,就再也不敢让他们骑兵出现在奥斯曼骑兵的面前。

    现在,阿格里方阵要直接面对这些号称当今世界上最强大的骑兵了,而且这一次没有援军。

    安纳托利亚骑兵是轻骑兵,所以他们最大的优势是迅速敏捷的机动,而不是如法国骑士那样令人可怖的冲击力,训练有素的骑兵技巧让他们能在距离敌人很近的地方巧妙的突然改变方向,然后趁着敌人的混乱寻找空隙一举突入

    现在他们面前的敌人看上去是一队队排列整齐严密的方阵,这对于骑兵来说有些不利,而对于轻骑兵来说就更是糟糕,但是经验丰富的轻骑兵们却并不担心,在冲在前面的军官的带领下,随着有着特别含义的尖利呼哨声,安纳托利亚轻骑兵们在即将逼近敌人快50法码的地方开始减速,他们需要稍微有个缓冲,同样也要给敌人一个“放松的机会”。

    当迎面看到有骑兵冲来时,高大的战马和挥舞的雪亮马刀对防守步兵来说是个残酷的考验,很多战斗未必就是真的经过血腥屠杀而结束的,有时候当其中一方的骑兵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冲向敌人步兵队列时,那种如山压顶般的可怕气势就已经动摇了对方的精神,而这种动摇一旦扩大就很可能会传染整个部队。

    或许惧战的只是少数人,但这种传染一点溃散开,接下来可能就会从少数人的胆怯变成整个部队的溃败。

    安纳托利亚轻骑兵曾经经历过很多这种情景了,这也让他们积攒了足够丰富的经验和战术,他们往往用那种如末日来临般的可怕气势首先冲向敌人,然后在对方的精神紧张到快要崩溃的时候在很近的距离突然放慢,这时候敌人的精神往往会从那种濒死的紧张中不由一松,而这种松弛在战场上往往比直接崩溃更加可怕。

    因为那会让他们的观察变得迟钝,会认为抱团在一起更加安全,到了这时候哪怕是敌人开始在他们阵地前转向寻找空隙,他们也往往反应迟钝,或者说从生死一线中突然活过来的侥幸,会让他们产生回避与敌人交战的心思。

    这种事对安纳托利亚轻骑兵来说实在太多了,多得让他们已经形成了自己特有的这种恐吓冲锋的战术,他们只需要在猛冲一阵后改变前进方向,就有机会在敌人阵型中寻找因为恐慌和迟疑无法避免出现的漏洞。

    骑兵军官的双眼敏锐的在敌人隐约晃动的阵型中寻找破绽,虽然骑着马飞奔,但是军官却很有耐心,多年的经验让他们知道轻骑兵的优势也清楚自己的弱点,特别是在面对步兵时,轻骑兵其实同样冒着的巨大风险逼迫着他们变的如同野狼般随时寻找着敌人致命的破绽。

    两个敌军方阵之间因为临时移动而出现的空档引起骑兵军官的注意,虽然敌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妙试图补救,但是这短暂出现的破绽却已经落在了安纳托利亚军官的眼中。

    这已经足够了,军官发出了信号,原本正在距敌人几十法码外沿着阵线横向奔跑骑兵迅速如一条条激荡流淌的小溪分流转向,然后这无数股小溪以娴熟的技巧迅速融汇成一条汹涌的河流,向着蒙蒂纳军队两个阿格里方阵之前的空隙冲去。

    轻骑兵不需要直接面对敌人的步兵,他们的任务就是化身成一柄在火上烤过的锋利尖刀,迅速而无情的切入奶酪之中。

    “如切入奶酪的炙热尖刀”,这是曾经被形象的描述进书里,对突破敌人阵地的描写,这个形容的创造者是谁早已经不可考据,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曾经有这么个说法,但是现在奥斯曼的骑兵军官们却在此刻有着相同近似的感觉。

    直到迎面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枪声。

    火枪的声音其实并不大,这个时代的火枪因为受着从枪械到火药,还有弹丸外形的种种约束,所以更多的是沉闷而不是很久之后那种被描述为“清脆的枪声”般的声响。

    所以单支火枪射击时的声音往往会被忽视,特别是在旷野里发生战斗时,火枪射击的声音更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

    但是当成排的火枪在一个命令下同时射击时,那种如突然天崩地裂似的声音和从如林般探出的枪口中喷射出大片火光和浓烟的壮观情景,依然在这一刻成为了战场上最令人震惊的一幕。

    呼啸的弹丸在瞬间在阵地正面形成了一条可怕的弹带,在这条由铅弹形成的密密麻麻的宽度不到20法码的区域里,划破空气的刺耳声响由远及近不过是瞬间眨眼的时间。

    甚至有人看到了那片可怕的黑点向自己迎面扑来的影子,但是接下来不等那些骑兵反应过来,子弹已经射进他们或是他们的坐骑的身体,在这些骄傲的安纳托利亚骑兵当中爆起大片大片的血光。

    即便是远在后面的席素谷也在这一刻感受到了那种震撼。

    奥斯曼人拥有比较这个时代任何国家都要庞大的火器部队,不论是如乌尔班大炮那种能够攻破君士坦丁堡的庞然大物还是犀利的火枪,这个时代奥斯曼帝国的军队可以说是走在全世界军事技术变革的最前沿。

    可即便是这样席素谷还是被这一幕震惊了。

    奥斯曼火枪兵的确拥有娴熟的使用火器的技巧,但是他们更关注的是个人的勇武,奥斯曼人以成为神枪手而自豪,却几乎从没不注意与同伴的配合,他们更在意的是如何在别人面前彰显自己的射击技术,这就让奥斯曼人当中出现了很多著名的神枪手,但是却始终没出现过一个名声显赫的火枪兵指挥官。

    席素谷同样不关注对火枪兵的组织,在他看来拥有强大的火力和准确的射击技巧已经足够对付任何敌人,至于说如果敌人同样拥有犀利的火器,那么就在火器的数量上彻底压倒对方。

    但是这一刻,看着如被狂风席卷而瞬间似落叶般倒下轻骑兵,席素谷的脑门好像被什么东西猛的撞了一下,他不由向前走了两步,眼睛紧紧盯着最前面那些似乎一下子被打蒙了的轻骑兵的身影。

    在第一轮射击中丧命的就有那个发现了敌人破绽的骑兵军官,他的脖子上中了一颗铅弹,猛烈的撞击力量直接扯断了他的颈骨,当他身子落地时,脑袋不自然的接贴着肩膀扭在一边,而他的坐骑则在向前奔出几步后发现主人落马就试图回来,但是就在这时,第二轮枪声响了。

    那匹马的身上因为被击中瞬间撕扯出好几处可怕的创口,战马惨嘶着倒在地上溅起大片泥水,四蹄不住蹬踹发出凄厉的悲鸣。

    如果说第一轮射击在瞬间阻挠了奥斯曼骑兵冲锋的气势,第二轮的射击则是在瓦解他们继续冲锋的意图。

    突然的打击让奥斯阿曼人完全没有想到会遭遇到这样的意外,前面的骑兵们在原地兜着圈子,而后面的则为了避开撞上去奋力向两侧奔跑试图回避。

    “阿~格里!”

    一声带着那不勒斯山地居民特有的声调的命令从一侧的阿格里方阵中传出,那种独特的为了让更多人听到而不得不把第一个字母的发音特意拉长的腔调是阿格里人独有的,而发出这种腔调的命令,也成了阿格里方阵独一无二的特点。

    随着命令,成排的闪着寒光的长矛指向前方,在这一刻的瞬间紧张弥漫在所有人当中。

    没有人愿意死去,但是接下来肯定会有人死,这就是战争!

    敲击人心的蹄声刚刚响起,奥斯曼人就已经冲到了面前,沉闷中夹杂着利刃戳刺入肉体的可怕声响顷刻间响彻一片,紧接着就是凄厉无比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但是依旧有奥斯曼人从前后呈三角形的方阵空隙间冲了过去,轻骑兵的迅速敏捷在这一刻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奥斯曼人如湍急的河流被分成的两支支流般,从两个并排的阿格里长矛方阵与后面呈三列横队的火枪兵两侧的空隙急掠而过。

    那一刻,安纳托利亚轻骑兵就好像砸在坚硬礁石上瞬息间迸溅出了无数白色水花的巨浪化成了无数的细碎小块,,然后又汇聚到一起,向着礁石上的缝隙无孔不入的疯狂灌注,试图淹没那虽然被冲刷得棱角迷糊,但是却始终耸立不动的敌人。

    安纳托利亚轻骑兵疯狂的从一个个方阵空隙中飞奔,试图用自己快速敏捷疾掠如风的速度带动敌人。

    一直以来这都是他们获胜的重要手段。

    当他们冲入敌人阵型时,那种呼啸而过的激烈行动会给敌人造成强烈的震动,当他们的马刀不住斩过那些不幸的敌人脆弱的脖子时,不止会带给敌人恐惧,也会让难以扼制的愤怒彻底激怒敌人。

    然后敌人的整个阵型就会被他们带动。

    冲锋,贯穿,疯狂的杀戮,敌人会因为试图追逐拦截这些安纳托利亚骑兵而阵型大乱,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以战俘奴隶为主的穆色林姆作为先锋的奥斯曼步兵会不失时机的向已经出现混乱的敌人阵地发动进攻。

    这一次,穆色林姆步兵依旧发挥了他们的作用。

    作为俘虏和奴隶,穆色林姆的步兵的命运就是由战场决定,要么攒够军功获得自由,要么无声无息的死在战场上。

    所以当一片片灰色身影出现时,没有充满激情与狂热的祈祷,也没有因为渴望战利品而毫不掩饰的贪婪,只有压抑的沉默中那一双双似乎已经没有任何希望的冷漠眼睛。

    “第二大队,前后列!”

    尼古拉·乔·马切尼喘着粗气对身边的同伴喊着,随着他的命令,比萨人以手持兵器的长短不同为准迅速分列成前后两队,长矛兵们手中锋利的矛尖透过前面盾牌的缝隙指向对面的穆色林姆步兵。

    面对面前这可怕的钢铁刺猬,穆色林姆步兵们没有人停下脚步,甚至没有人脸上有什么异样的表情,他们只是举起手中满是斑驳乌黑血渍的武器,带着血腥气息向着他们的敌人扑去。

    这一刻对穆色林姆步兵来说和以往的那些战斗没有什么区别,和以后的战斗也完全一样,他们会一直这么战斗下去,直到终于有一天可以离开,或是在某次战斗中死在战场上。

    穆色林姆步兵的冲击是可怕的,而更可怕的是他们那面对死亡近乎麻木的精神。

    比萨人几乎在刚一接触就险些被冲击得四分五裂,面对穆色林姆步兵恐怖的进攻,比萨团的阵线不停的来回激荡,随着与敌人相互绞杀在一起令阵线稍微稳住,第二波灰色的身影已经出现。

    马切尼喘息着发出声意义不明的喊叫,他觉得肩膀很重,一块被砍得变形的肩甲救了他的命,不过刚才迎面劈来砍在肩头的那一刀让他的手臂脱臼了。

    马切尼艰难的用一只右手握着剑挡在身前,顺着剑刃淌下的血水被护手挡住,不过依旧有一些流到了剑柄上,黏滑让马切尼握剑更加困难。

    马切尼看到了再次冲上来的灰色身影,和紧随在他们后面大片身穿土黄色异族服装的奥斯曼步兵。

    马切尼紧张的向侧面看去,隐约看到的与自己的团呈相互支撑的阿格里方阵,他心里稍微踏实,当已经可以看到即将冲到眼前的敌人的面目时,马切尼听到了从侧面传来的几乎不分先后的火枪声。

    从相互依托的阿格里方阵方向射来的子弹从侧面如冰雹般射进穆色林姆步兵群中,侧面的一排士兵当即应声倒地。

    与此同时,另一支穆色林姆步兵已经出现在了阿格里方阵的前方。

    “长矛~手!”

    山地人特有的号令声从队伍当中响起,一支支的长矛指向了扑来的穆色林姆步兵们,而在密集的长矛缝隙间,单膝跪地的火枪兵们纷纷举起了刚刚重新装填好的火枪,他们的目光中满是炙热,阿格里方阵这一刻即将接受严峻的考验。

    席素谷紧盯着前方,他在心里暗暗默念,当他心中忽有所觉时,一阵猛烈枪声也恰好在这一刻骤然响起。

    席素谷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他摆手阻止了一个正要向他报告情况的将领的,而是继续在心里默念。

    “到了……”

    随着他嘴里发出低声自语,一阵猛烈的火枪声也随即响彻战场。

    “把火枪集中起来使用。”席素谷喃喃自语,和其他奥斯曼将领一样,席素谷并不重视对火枪兵使用上的约束,因为不论火力还是规模都往往都在战场上对敌人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在奥斯曼人看来只有那些因为兵力困乏实力相形见肘的敌人,才会精打细算的试图通过种种方法最大程度的发挥他们那少得可怜的火枪部队的威力。

    而在以往与欧洲人的交战中,虽然也曾经遭遇过试图通过集中火力发挥火器威力的对手,但是至少对席素谷来说,他还没遇到过眼前这样的作战方式。

    就如同为了刻意追求那整齐划一的步骤,眼前的敌人往往宁可忍受着穆色林姆步兵的进攻带来的伤亡,也要在听到号令后才同时开枪,当有长矛手在战斗中倒下时,就会有火枪兵立刻抓起扔下的长矛填补上出现的缺口,而在那一阵阵的整齐射击的空隙之间,有些火枪兵则凭借比别人灵活的装弹速度零星的想对面的奥斯曼人射击。

    “有什么事吗?”席素谷对刚才要开口的将领问。

    “轻骑兵请求再次发动冲锋,”手下先急急的报告,然后放低了声音小心的说“他们没有接到之前冲锋的骑兵的消息,所以他们请求第二次发动进攻。”

    席素谷轻轻皱起了眉,对敌人这种利用集中火力增加威力的射击方式,他虽然感到新奇却并不十分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蒙蒂纳军队的阵地的布局。

    之前第一次发动进攻的安纳托利亚骑兵步失去联系显然不是个好兆头,当然失去联系并不意味着就是被歼灭,以安纳托利亚轻骑兵的速度和勇猛,除非敌人拥有相同规模和威力骑兵,否则是不可能被全歼的。

    但是席素谷从敌人阵地的布置中察觉到了一丝令他担忧的迹象。

    “那个蒙蒂纳伯爵是要死守登布维察河了吗?”席素谷看看战场上到处弥漫的硝烟,虽然战斗刚刚开始没有多久,但是从蒙蒂纳军并不宽大的正面却爆发出那么猛烈的火力上,席素谷似乎看出了亚历山大的决心。

    “那个人要利用沼泽地做为障碍挡住我们的去路,不过他显然还不知道他的敌人最可怕的是什么。”席素谷对身边人说完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我们最可怕的不是比他们强大,而是永远比他们多得多的军队。”

    说完席素谷先是大声下令“命令向沼泽地进攻。”随后他又转身对不远处的一个身穿华丽外套的男人说“告诉你的总督,他可以行动了。”

    本书来自

    ////x.html(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http://www.slkxs.com/0_181/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