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 第八十九章 王女胡安娜
    与正在热火朝天筹划的热罗尼慕斯修道院比起来,位于圣乔治城堡大门中心线不远处的这座圣母祈祷女修院显得有些偏僻而又陈旧(www.fqxs.net),修道院的外墙已经有些发黑了,很多年前的一场大火曾经洗礼了这座修道院,虽然之后经过翻新修建,可外墙上被火烧过的斑驳痕迹却依旧(www.fqxs.net)清晰可见。据说当时那场大火烧掉了修道院里很多珍贵的文献和财物,但是奇迹的是,当人们事后检查时却发现唯一保留完整的就是这扇外墙后面恰好矗立的一座圣母立式祈祷像。这个如奇迹般的事实让这座祈祷女修道院一时间成为了人们心目中的神(www.shubao.info)圣所在,很多人闻讯从外地赶来,就是为了能亲眼目睹这个奇迹和抚摸一下这面受到了圣像庇护的墙上的石头。正因为这样,圣母祈祷女修院一度颇为鼎盛繁荣,不过堤埃戈今天来到这座女修院,可不是为了祈祷和捐献贡金的。从刚到里斯本不久,堤埃戈就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虔诚,他光顾了里斯本所有大大小小的教堂和男女修道院,甚至连经过一些广场上的圣龛他都会很恭敬的祈祷行礼,这样一直下来给人的印象就是他的确是个很虔诚很有信仰的人。圣母祈祷女修院他之前也曾经来过,不过除了捐献贡金之外他当时没有显露出任何与在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之处,而一直以来的虔诚表现,让即便有人看到他再次光临这座修道院,也不会感到什么意外。堤埃戈的目的达到了,当他走进女修道院的时候,虽然有人看到不过却对这位在里斯本颇为有名的虔诚的商人的到来只是随便看了几眼,毕竟这个人喜欢拜访教堂和给修道院捐钱是有名的。穿过略显阴暗的走廊,堤埃戈在一个修女的带领下向修道院深处走去,沿途上会巧遇几个修女,堤埃戈很懂规矩的低下头,就和那些修女见到他就会把遮脸的面纱拢起来一样。走在前面带路的是个岁数已经不小的老修女,她始终没有回头,当来到一扇看起来比其他房间都要宽大许多的房门前时,她才停下脚步。、“您自己进去吧,不过请记住,不要时间太久。”老修女说完微微点头,然后面无表情的站到了门的一旁。堤埃戈暗暗舔了下嘴唇,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卡斯蒂利亚的前公主,但是今天他却肩负着比以往都更重要的使命,这让他不禁感到有些口干舌燥。不过他还是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轻轻退开门走了进去。9月的里斯本已经有些冷,海上的风吹到岸上总是带着难掩的潮湿,这也是为什么里斯本的房子几乎都是石头建造,因为木头建筑根本无法长期抵挡海风的侵蚀。房间里并不阴暗,点着火的壁炉亮堂堂的,虽然敞开的窗户里依旧(www.fqxs.net)会吹进来几丝冷风,不过整个房间却是暖和得很。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人背对着堤埃戈坐在距壁炉不远的椅子里,这把椅子放的地方微微比房间里其他地方的地面要凹下去一块,看上去就像是当初的哥特祖先们还盘踞北方时,在房子里围着地炉篝火挖出的那种烤火的热地塘。“你来的真是准时。”女人没有回头却好像已经知道来人是谁,她的肩膀似乎微微动了动,当堤埃戈走到她身后时,看到她正用手抚摸着趴伏在她怀里的一只猫。那只猫看到堤埃戈立刻耸起身子,它的嘴巴微微张开,用带着威胁的低声鸣叫警告这个闯入它的地盘的外来人。“它们总是这样,看到陌生人就张牙舞爪的,以为这样敌人就会它们,可实际上它们自己更害怕。”女人动了下被裙子包裹的腿,把猫从怀里赶下去,然后她才慢慢站起来转身与堤埃戈对视。这是个长相很普通的女人,如果不是她身上那件看上去简朴,可实际上面料精美做工细腻的裙子衬托出她不同一般的身份,单是从她的外表上,是不会有人想到这个女人曾经是卡斯蒂利亚的王位合法继承人。胡安娜,卡斯蒂利亚前任国王恩里克四世的独生女儿。在二十多年前的凯斯蒂利亚,发生过一件震动整个宫廷和动摇了国本的大事。那就是在与他同父异母妹妹,也就是后来的伊莎贝拉女王一番角逐后遭遇惨败的恩里克四世,在巨大压力下不得不宣布废除他的独生女儿胡安娜的王位继承权。这是因为当时种种证据表明胡安娜并非是恩里克的亲生女儿,而恩里克本人不但是个性无能,甚至还可能是对男人更有兴趣,因为这从他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容貌漂亮的年轻人就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废除女儿继承权的结果就是当恩里克死后,他的妹妹伊莎贝拉在丈夫阿拉贡国王斐迪南的支持下公开宣布继承卡斯蒂利亚王位,这就引起了一场由葡萄牙支持的胡安娜与由阿拉贡支持的凯斯蒂利亚之间的王位继承战争。战争的结果是战败的胡安娜黯然退出了这场角逐。“我拒绝了伊莎贝拉要我嫁她当时只有一岁的儿子的条件,宁可走进修道院也不肯听从那个女人的命令。”全身黑裙的前公主顺着台阶走到高些的平地上,她示意堤埃戈和她一起来到一扇窗子前,看着远处隐约可见的码头和更遥远的地方那片海天相接的湛蓝,胡安娜沉吟一阵,然后回头看向堤埃戈。“告诉我,你这次给我带来了什么消息。”堤埃戈微微躬身向面前的女人行礼,与她那双神(www.shubao.info)情漠然的眼睛相遇后,他再次恭敬的低下头去。关于胡安娜是否是恩里克亲生的这件事已经随着恩里克的去世不可考据,尽管在死前恩里克推翻了之前的说法,坚称胡安娜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过人们更多的只是把这个视为是恩里克对夺走他一切的伊莎贝拉的最后反抗和控诉。不过或许是因为身为凯斯蒂利亚人的缘故,即便不得不走进了修道院,可当面对这个有着奇特身世的女人时,堤埃戈还是不禁从心底里涌起忐忑不安。“殿下……”“我现在已经不是公主了,”胡安娜神(www.shubao.info)情平静,似乎对自己如今的际遇不是很在意“如果你是我父亲曾经的旧(www.fqxs.net)臣或是他们的后代我倒是愿意听你这么称呼我,可从你第一次请求见我那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他们那些人,其实我想那样的旧(www.fqxs.net)臣也剩不下什么了,毕竟对所有人来说那个女人如今才是卡斯蒂利亚的女王,所以说出你的来意就可以了。”“院长大人是这样的,”堤埃戈稍显无奈的说“我之前曾经向您提议,有人愿意帮助您摆脱如今的困境。”“我的困境,”胡安娜向四周看了看“我觉得自己现在过的已经很好了,你大概不知道开始的时候我被强迫关进修道院时候是什么样的遭遇,我不得不住在一间很窄小的房间里,冬天冷得如果不多加几条被子就会冻醒,吃的东西也是以前我从未吃过的恶心的食物,至于修道院里的修女们,她们被告知不许和我说话,甚至连我的女仆最后都因为受不了那种穷苦跑掉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有人盼着我受不了那些苦从修道院里逃走,我知道只要我走出那座修道院的大门一步,等待我的就可能是无情的杀戮,所以那段时间我忍耐了下来,哪怕是吃再多的苦也坚持着告诉自己不要从那里逃走。”堤埃戈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听着,他知道关于这个女人的很多故事,毕竟当初那场震动朝野的血亲大辩论牵扯了太多的人,而后更是发展成了一场王位争夺战。不过从旁人那里听到这些故事和由作为当事人的胡安娜自己叙述起来,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觉。“我现在日子过的已经很不错了,我成为了这座修道院的院长,可以享受足够多的美食,而且实际上也许是我的敌人认为我已经没有了威胁,我甚至可以自由的进出,要知道最近十几年当中我很长时间都是在圣乔治的宫廷里度过的,哪怕是葡萄牙已经换了新国王,但是我在这里的日子过的也只是会比过去好上许多,你认为我现在这样算是身陷困境吗,或者你认为应该打扰我的平静生活?”胡安娜用有点责怪又带着少许讽刺的语气问。“院长大人,我要对你说的正是这个,您现在的处境或许要比以前好上不少了,可是关于您和您父亲的名誉呢,关于您身为合法的王位继承人应有的权利呢,您难道真的不在乎这些?您的父亲恩里克国王因为一些不实传说被玷污了作为国王的名声,而您也受到了巨大伤害,现在有个机会能让您的父亲恢复他应有的名誉,而您则可以再次确立您做为卡斯蒂利亚正统继承人的身份。”堤埃戈的话似乎终于打动了胡安娜,虽然只是瞬间一闪,可激动的痕迹却已经在她脸上显现出来。“一个机会?”胡安娜有些迟疑又有些期盼的问。这些年来她早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从开始还渴望有效忠自己的旧(www.fqxs.net)臣把她从磨难中拯救出去,然后重新树起恢复正统的大旗,到后来完全彻底的失望,胡安娜已经不相信还有人愿意帮助她,甚至不相信还有人记得她。可是就在不久前,这个凯斯蒂利亚人的突然出现让她原本已经完全失去了的希望似乎又显出了一丝难掩的曙光。“你说的是你的那个罗马的主人吗?他叫什么来着,亚历山大·朱利安特·贡布雷?”胡安娜小心的问,她告诉自己必须谨慎,谁知道这是不是那个可怕的女人经过这许多年忽然又想起自己之后的阴谋诡计“他为什么要帮助我,要知道从你第一次向我透露出这个意思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说起来贡布雷这个姓的确像个卡斯蒂利亚人,不过我可以保证我从没听说过这个人或是他的家族,那么告诉我这个人为什么要帮助我?”“院长大人,我的主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我相信您应该听过他的那个姓氏,乔迩·莫迪洛。”“莫迪洛?”胡安娜开始依旧(www.fqxs.net)有些诧异,不过渐渐的她似乎从尘封许久的记忆当中慢慢翻出了已经被遗忘了太久的东西“哦,莫迪洛,我听到过这个姓,不过这个人应该是个经常出入宫廷的外国人,我记得我的父亲似乎曾经很信任这个人。”“您记得没错,您说的是那不勒斯的莫迪洛伯爵,当初他曾经担任过那不勒斯驻卡斯蒂利亚的外交官,他是您父亲的忠实朋友,而我的主人乔迩·莫迪洛,就是伯爵的外甥,他的母亲是莫迪洛伯爵的妹妹,如今的科森察伯爵夫人乔治安妮·科森察。”堤埃戈向胡安娜介绍着,然后他就看到胡安娜脸上的神(www.shubao.info)色忽然变得古怪了起来。“你是说他是乔治安妮·莫迪洛的儿子?”胡安娜似乎刻意矫正了一下乔治安妮夫人的姓,在看到堤埃戈微微点头后,她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透着奇怪神(www.shubao.info)色的微笑“告诉我,你的主人今年多大了?”“对不起夫人,您是什么意思?”堤埃戈有点奇怪的问,他其实也一直在奇怪为什么亚历山大要他来见这位过气的公主,毕竟恩里克女儿这个身份对凯斯蒂利亚人来说实在是太大的忌讳。“告诉我他的年龄和他的长相。”胡安娜神(www.shubao.info)情奇怪的问,当听到堤埃戈的描述后,她脸上那一直不去的古怪神(www.shubao.info)态就更加明显了“这可真是奇妙啊,莫迪洛,乔治安妮,还有那个乔迩……”胡安娜轻轻自语着,似乎已经忘了面前的堤埃戈,过了一会她开始发出了笑声,开始很小,到了后来她的笑声渐渐变得歇斯底里起来。“哈哈哈……这太好笑了……这真是上帝开的最大的玩笑啊……哈哈哈哈哈……”堤埃戈有些害怕了,他向前一步拘谨的想要劝止一下看上去似乎有些失常的胡安娜,但是他只是刚刚向前迈出一步,正在大笑的胡安娜忽然停下来,她腰杆笔直昂首站立,用一种让堤埃戈陌生的威严语气说:“不要靠近我,你只是个商人,而我是凯斯蒂利亚的正统王储!”堤埃戈大吃一惊,他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这忽然就变得陌生而又有些可怕的女人,这时候他发现即便依旧(www.fqxs.net)是那个一身黑裙的女人,可现在面前的女人身上却显露出了一种之前没有的威严。“把他让你带给我的消息告诉我。”胡安娜神(www.shubao.info)色凝重的望着堤埃戈“不过在这之前向我手中的圣像发誓,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否则你就会永远堕入地狱无法得到解脱。”堤埃戈的身子微微一颤,他没想到这位公主会要他发这么恐怖的誓言,虽然他自认自己说的都是真话,可当他的手指碰触到被胡安娜攥在手里的十字架时,依旧(www.fqxs.net)因为紧张和畏惧头上冒出了汗水。“我发誓,我说的一切都来自我的主人蒙蒂纳伯爵亚历山大·朱利安特·贡布雷的叮嘱,没有任何谎言。”堤埃戈低声发着誓言,他注意到当他说完这句话时,面前的十字架似乎微微抖动了下,不过随后就又被稳稳的捏在了它的主人的手中。“告诉我,你给我带来了什么?”胡安娜用很缓慢的腔调问着,似乎怕稍微声音大一点就会惊醒她一直做着的一个梦。“我的主人让我告诉您,任何污蔑和诋毁都不能掩饰真正高贵的血统应该得到的权利,即便是已经占据的王位总有一天也会重新迎来它真正的主人。”堤埃戈一边说一边小心的观察着面前这位前公主脸上的表情,当他看到胡安娜听到这话微微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眼中已经闪动着一丝朦胧水色时,堤埃戈恭敬的低下头行了个礼继续说“我的主人请您不用担心,他会在一个适当的时候前来拜访您,他只希望那个时候您不会拒绝与他见面,更不会拒绝您做为凯斯蒂利亚真正王位继承人所应该承担的责任。就是这些,我向上帝发誓,这就是我的主人要我给您带来所有消息。”“是吗,他是这么说的,”胡安娜低声轻语,她慢慢收起搭在堤埃戈手上的十字架,把它紧紧捧在胸口像是抱着什么珍宝似的,然后她开始在房间里慢慢踱起步来,过了一会她停下来望着堤埃戈“你知道他会什么时候来见我吗?”“对不起殿下,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可以向您保证,我的主人从不空泛的许诺,所以他一定会来见您,而且请允许我大胆推测,这个时间应该不会太久,”说到这,堤埃戈微微直起腰,露出了骄傲的神(www.shubao.info)色“因为按照我的主人的说法,他已经做好一切准备。”</div>( 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代 http://www.slkxs.com/0_181/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