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苏厨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广锐军
    第五百九十七章广锐军

    开什么玩笑?!如今家里藏一副盔甲,都是流放三千里的大罪,那蓄养私军,意图不明,该是啥罪过?

    这老李,一点敏感性都木有,我们不跟他玩了!

    苏油这才笑道:“道理我已经讲够了,是赚是亏,几位心里其实都有数。反正就是这样,我再加一条:愿意卖地给转运司的,转运司优先给他产业扶助。贷款,水车,风车,深井,磨坊,各种机械,改良培育的新种,耕牛,骡马,新式农具,通通优先安排。”

    “不愿意卖的,那就慢慢等吧,总不能爱国爱民,品行高尚的士绅,和一般贪得无厌,唯利是图的兼并之家,待遇相同吧?这不是伤了向化之举,仁德之心?”

    “再说了,生意不外交情,总得你情我愿才好不是?”

    “卖!我们愿意卖!”这回就连李员外都闹开了:“我卖五百顷!”

    几人也连忙举手:“我四百!”

    “我也五百!”

    蜀工工坊,京中做官的二爷早就来过信,自己还不信,这次偷偷去泾原看过,真真是好东西。

    歇人不歇工,一天能磨面上千斤!

    还有那风车自提灌井,简直就是仙家的宝贝!有了它,旱塬也能变成水浇地,为什么探花郎不怕人家卖干田瘠地给他?有这法宝在手里,四百钱一亩买进,立刻就能变成两贯一亩出手!

    小苏探花,啥时候做过亏本的生意?!

    ……

    陕西,庆州,一支憔悴的军马正在从前线返回。

    赵余庆马头上挂着几个人头,身上皮甲破碎,身边的士卒也是带着血污。

    一位虞候啐了一口血沫:“宣抚相公不公!”

    赵余庆白了他一眼,咬了咬牙,腮帮上的肌肉鼓了起来:“无论如何,这回也要把吴将军救出来。”

    虞候说道:“我广锐军就是后娘养的!他王文谅猪狗不如的东西,凭什么要踩到我们头上?”

    赵余庆恨道:“那杂种是伺候过西夏贵人的狗!惯会溜须拍马那一套!”

    “宣抚偏听偏信,认为他熟知西事,可这次啰兀城夏军来寇,事先可曾得知一分消息?!这次回去,总该没话说了吧?”

    一位士兵问道:“指挥,听说陕西那边,修完了城,小苏老子给五十亩地,一头牛,一栋房子,作价五贯,许五年还清。”

    虞候都傻了:“有这好事儿?”

    赵余庆说道:“呵呵,他说的那是民夫,要是军士,五十以上,许自愿退役,在地方上,都是甲长,保长;有功勋的,因功发给钱钞,一个人头一贯!称为买勋钱!”

    大头兵说道:“指挥,我们在永兴军路看不到出头的日子,要不,咱去投奔小苏老子吧!”

    赵余庆甩手就是一鞭子:“先将都虞侯救出来再说!狗日的王文谅陷害咱家都虞侯,这事情老子跟他没完!”

    说完转头,对军士们喊道:“到了庆州,就有口吃食了,大家伙儿顶风冒雪修好了抚宁城,打退了夏人,宣抚相公但凡还长着眼睛,都得高看咱一眼!看那狗日的王文谅还敢说咱们战力不行!”

    众人来到庆州城外,却见到数十军士,簇拥着一个裹着绸衣的汉子站在城门口。

    赵余庆打马上前:“滚开!大爷要进城!”

    那汉子冷笑道:“赵余庆!我可是你上官,蕃部都总管。你想步你家吴都虞侯后尘?全部下马!”

    赵余庆怒火中烧,想到自家都虞侯还在城中大牢,含恨忍下这口气,回身说道:“下马!”

    众军士滚下马来,相互搀扶在一起。

    身上都还是单衣,看衣服的成色,这是穿了一冬。

    那汉子冷笑一声,对身边士卒说道:“牵马!”

    赵余庆大怒:“王文谅,你狗日的想干啥?!”

    王文谅骑在马上,蔑视着赵余庆:“奉宣抚相公之命,广锐军战力低下,不合用马。如今蕃军乃是谋取横山的主力,所以这些马,收归宣抚司调度,自当优先供给蕃军。”

    赵余庆本是蕃将,热血上涌,立刻蹡踉一声拔出长刀:“我看谁敢!”

    广锐军也是汉蕃混杂,军士们立刻拔刀上弩,将自己的马匹护住。

    一位蕃人士卒抱着马头哭嚷了起来:“那马是益西威舍送给咱们军的!你们不能抢!”

    就在这时,城头上响起了隆隆的鼓声,一面大旗竖立起来,那是韩绛的旗号。

    王文谅冷笑道:“怎么?要造反?宣抚相公就在城门楼上看着。你们反一个试试看?”

    赵余庆将刀丢下:“我去找宣抚相公辩说!”

    王文谅说道:“要去可以,不过得讲规矩。来人,先将赵余庆给我绑了!”

    赵余庆扭头:“全部不准动,让他们绑!老子不信韩相公眼是瞎的!”

    王文谅脸色阴沉:“押去大牢,听候相公处置!”

    说完对广锐军军士们说道:“全部回营!等候命令。”

    一位军士喊道:“我们斩首的功劳呢?还有修抚宁寨的赏钱!”

    王文谅骂道:“冲撞相公仪仗,还要赏?回去等着吧!”

    驱散了士卒,王文谅跑上城头:“相公,见着了吧?这就是一帮**!哪里有一丝军纪可言?让他们冲撞了相公,是文谅该死。”

    韩绛点头:“之前你说广锐军骄恣,我还有些怀疑,如今看来,竟然都是事实!”

    王文谅说道:“之前广锐军都虞侯吴逵,不听调遣,约期不至,按军法当斩。所以迁延至今,皆是这个赵余庆,煽惑部众,要挟上峰,刚刚可是明公亲眼所见,是吧?”

    韩绛说道:“那就早些处置,如今横山军事吃紧,种谔在前方支应困难,处理完毕后,让广锐军去运送粮草,误了大事,唯你是问!”

    王文谅赶紧点头:“是是是,明公放心,只要办了吴赵二人,其余的就是一盘散沙。明公要不要亲审……”

    韩绛迈开大步,回头蔑视道:“多少大事还料理不过来,两个军头而已,随手料理了就是。”

    “诶诶诶!”王文谅点头哈腰:“那我送送明公,非明公拔文谅与泥涂,文谅空有一心,也难能报效皇宋,明公就是我的恩人啊……”

    韩绛眉头一皱:“少来这些,办好朝廷差遣,方为紧要!”

    待到韩绛的车驾走远,王文谅狞笑道:“来人,给我将吴赵二人提出来,绑到校场,爷要杀猴给这群鸡看!”

    “让这些措大知道,敢跟爷顶着干,是什么下场!”

    ……

    渭州,苏油扶着已经显怀的石薇,在衙门里散步。

    石鍮在拿着扳手组装一件小东西。

    能够被踏板带动的齿轮,齿轮又可以带动链条,链条带动钢丝轮毂的后轮,轻轻一拨,轮子飞快转动起来。

    石鍮将小东西翻过来,将一个金属小铃铛套在龙头把手上,拇指一压,顿时叮铃铃响了起来:“少爷,少奶奶,成了!”

    苏油扶着石薇:“看,这是给宝宝准备的小车,以后就在家里蹬着玩。”

    说完对石鍮说道:“无花果胶夹细钢丝,做出的轮胎只能这样了?”

    石鍮点头:“对,不过轮胎上有些空洞,解决重量问题和增加弹力,你说的那种可以具备拉伸性的弹力材料,天师道张道长已经尝试了这么多年,还是没能成。”

    苏油说道:“没关系,虽然弹力胶没有研发出来,诸多副产品不是也派上了用场吗?”

    “或者说至少确定了研究方向。这果藤胶虽然提取困难,但说明了我们的方向是对的,只要是能够分泌出白色汁液的树汁,藤汁,都可以尝试,或者说混合一下,也可以尝试,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成功的。”

    “虽然轮胎胶没有完全成功,但不是也带动了生漆产业研究?药用胶研究?现在我们眉山的漆料,颜色艳丽,耐久亮泽,不就是这项研究带起来的?”

    “石门峡里边的枸杞那可是真道地,加上渭原的豆油,我蜀中的冰糖,黄酒,狼渡的驴皮,秦州的紫铜锅,薇儿熬出的驴皮胶,宫中都指明了要上贡呢。这就是方向性研究带出来的分支性成果。”( 苏厨 http://www.slkxs.com/3_3579/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