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六百六十章 注定失败的竞争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品書網

    任自在已经完全瘫倒在那里……

    他能听出来,道无涯这回,是铁了心的要对自己动手了,哪怕当年他曾许过同生共死的誓言,但现在,他已然决心违背诺言。

    为什么?

    因为……

    “因为道宗!道宗是我的一切……谁敢亵渎,我定不能容他。”

    道无涯低头看了眼倒在地的任自在,冷冷道:“你轻蔑于我,我亦可容忍,甚至于容忍一世又何妨,为何如今我寿元无多,却仍然违背诺言对你动手,便是因为我不出手,日后,便更无人可对你出手了。”

    “我已知错……”

    “可我却等不到你迷途知返了。”

    道无涯不再理会任自在,向前两步,喝道:“童儿。”

    “弟子在!”

    两名童子同时应声。

    “你二人负责将众弟子的冤屈记录下来,而后交由我探查真伪,若有人敢混水摸鱼,定然重罚不饶!”

    “是!”

    “好啦,此间事情已了,若无他事,便都退下吧。”

    “是!”

    那些与任清平并无什么瓜葛的弟子们,带着些幸灾乐祸的眼神望着瘫倒在地的任自在,纵然自己等人未曾被其欺辱过,但面对其嚣张跋扈,也是早已心有不满,墙倒众人推……他们自然也是欢欣鼓舞。

    弟子们依次退去,心知晓,恐怕这已经是自己最后一次在这道宗之见到这位素来跋扈的长老了吧?

    道主果然厉害,出手如雷霆霹雳,不让敌人有半点反应机会。

    修静问道:“筱竹……你不也曾被这任清平欺压吗?甚至于还被他孤立那般久,你不去把自己所受的委屈告知道主?!”

    筱竹淡淡笑了笑,道:“何必说,任自在已经完了,日后阴阳道宗再大,亦无他半点容身之处……我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呢?师父,我们还是回去吧。”

    说着,她看了眼苏景的方向。

    这家伙从一开始一直保持缄默。

    是因为被利用了所以不高兴吗?

    确实……

    道主固然雄才大略,可在短短几十年的光阴里,将阴阳道宗发展到与那些传承千年的大宗门平起平坐,并驾齐驱的地步。

    可惜,多年身在高层,难免留下一些毛病……

    如,习惯性的无视下方弟子的感官,只以自己的角度去看待问题,从而委屈了弟子仍不知情,反而认为这是弟子们应该付出的,理所当然……这是通病,改不了的。

    “不过日后,恐怕你会知道,你究竟犯下了多么严重的错误。”

    筱竹淡淡说道。

    修静困惑道:“筱竹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我们走吧。”

    本想前去打声招呼,但看到那大师兄莫歧路走走到了他的身边,筱竹想了想,还是放弃了打招呼的想法,转身往外走去。

    步履婀娜之间,带着几分飘飘若仙之感,途经过那曾经同生共死的道家弟子边……然后,对那弟子惊喜的笑容视若无睹,那么悠然的走了过去。

    那弟子本来已经准备脱口而出的称呼立时生生僵住。

    随即心愧疚,心道筱竹师姐定然是生气之前任清平孤立她时,我们对她不闻不问了吧?

    “师弟好厉害,此等修为,却可爆发出这等威力,可真是给了为兄惊喜了。”

    莫歧路脸带着些古怪神色,甚至于……脸色白的不带半点血色。

    他踌躇半晌,才终于鼓起勇气问道:“只是为兄有一事不明,冒昧想向师弟请教一下。”

    “师兄请说。”

    苏景如今对莫歧路印象不错,虽然开罪任清平的事是他安排的,但他不过是道无涯手的一枚棋子而已……甚至于,事后他还帮道无涯遮掩,肯帮他人遮掩错误,单这一点,便足以让他钦佩了。

    “你那飞剑……啊……不,该说是飞刀才是……”

    莫歧路小心翼翼,筹备了半天语言,却不知该如何说。

    苏景叹了口气,心道果然如此啊,飞刀样式的飞剑果然还是太扎眼了吗?

    这么看来,下次去找小穹看看,能不能将其一柄改成飞剑样式呢?这样的话,算是阴人,也方便很多啊。

    “师兄是不是困惑我这陨灵飞刀形状特殊了些?”

    “那倒不是,只是……师弟,这陨灵飞刀,威力如此绝伦,不知是何人所赠?”

    莫歧路目光灼灼的盯着苏景,眼底带着惶恐、担忧、期待等诸多神色,仿佛……苏景的回答,至关重要似的。

    “何人所赠?!”

    苏景想了想,脑海莫名浮现那名娇俏少女……尽管是一处不得自由的樊笼,但好像随着山花烂漫,少女对着自己甜甜的笑,漆黑的世界里也瞬间便阳光明媚。

    他脸浮现温暖怀恋的笑容,想说是我的妹妹,可脑海却莫名浮现离别之时,少女那带着些悸动的亲吻。

    唇边仿佛又感受到了那温热颤抖的感觉……

    吻的是嘴唇啊。

    这一句妹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师弟不必回答了。”

    莫歧路脸浮现苦涩笑容,看着苏景脸浮现那一抹温柔神色……本相貌俊秀,此时带笑,更是让人不自觉怦然心动。

    这般相貌资质,虽然勉强了些,但确实可匹配的她的吧?

    他脸浮现失魂落魄之色,道:“师弟,为兄有些不舒服,不为你庆贺终于摆脱嫌疑……抱歉……抱歉……”

    他说着,转身离开。

    背对着苏景的面容,却浮现纠结痛苦神色。

    为什么……

    为什么明明从师父那里得知要让这苏师弟与自己竞争道主之位的时候,自己也有心慌,却完全没有这种六神无主的感觉,可如今却……不过是一柄飞刀而已,竟然却让自己方寸大失?甚至于,突然有一种天地茫然浩阔,却不知该何去何从的茫然?

    为什么……

    是因为在我心目,她道宗更重要吗?

    不,绝对不是。

    是因为……

    莫歧路脸浮现苦楚神色,他已想明白了。

    是因为他知道,算苏景要与他争夺道主之位,但无论是师父还是其他什么人,都是支持他的,他的胜率几乎是十成十,所谓争夺,也许从一开始不存在。

    自己稳操胜券……

    所以才能如此轻易的释怀吗?

    可这回……

    不一样了……

    “原来,注定失败的感觉,竟然是如此吧?!”

    莫歧路抬头望天,眼底满是迷茫。( 无限气运主宰 https://www.slkxs.com/0_38/ 移动版阅读m.slkxs.com )